卢靖姗:人活当下 流水不腐

卢靖姗:人活当下 流水不腐

她感谢我们给了她第一个内地封面,其实我们特别感激她贡献了一场有营

养的访谈,许久没有遇到这样美好的人了——《战狼 2》女主角,卢靖姗!

 

讲卢靖姗的故事应该从她的爸爸开始,这个有梦想的美国人大学毕业之后,放弃一切物质的东西,去了北极,他跟他的家人说,要去寻找人生的意义。

 

因纽特人告诉他,你寻找人生的意义不要往外看,要往里看,这也是东方哲学的“内观”,所以卢爸爸寻着东方哲学,去了东方,从日本到中国台湾,后来来到中国香港。他开始学习中国功夫,学习易经、风水,娶了一个中国女人做老婆,也就是卢靖姗的妈妈。

 

卢妈妈是个外表羸弱而内心极有主见的人,从卢靖姗小时候,就开始严格要求她的学习,直到把女儿培养成为一个学霸,妈妈希望女儿成绩好,而好的成绩将是女孩做人的成本和财富,财富不能从老公那边拿,一定要自己创造。

14岁的时候,卢靖姗被日本著名制作人小室哲哉发现签为旗下歌手,推出的唱片很受欢迎,第一次演出就是和日本天后级的歌手安室奈美惠同台。经纪公司和她的家人商议,希望她放弃学业专注做一名歌手。爸爸妈妈把选择权交给了女儿,卢爸爸说了他常说的那句口头禅,我们一家人开个会吧!

 

卢靖姗问自己,“我会不会成为我能敬佩的一个人?”答案是,不会。当时她14岁,成功十年之后24岁,没有学业她能做什么呢?那时卢爸爸已经是一位优秀的神经科学的大学教授,仍然喜欢读书研究学问,她向往成为爸爸那样的人。

 

另外她当时唱的歌并不是自己写的,她没有具备表达的能力,仅仅是一个商业物品,会完全被公司控制,无论有多少天分,你的成绩就是商业成果,所谓梦想也会变成一个商品。所以她决定,还是先去读书,去读经济管理,学习怎样成为一个清醒的创作歌手,“我想有自己表达的能力,我想感动人,我要控制我自己的生命。”

之后的几年,她为了不给父母增加压力,自己申请助学贷款以及做模特赚钱,读了世界上最好的经济大学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之后又在伦敦读了一年的音乐,才回到香港。

 

跟《战狼2》缘分是从十年前开始的,大学一毕业,卢靖姗就遇到了吴京拍摄《狼牙》,误打误撞追随吴京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拍完《狼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卢靖姗都在美国发展,拍摄了《绿箭侠》等一系列的影视作品,直到两年前她母亲生病了,热爱中国哲学的妈妈一直希望她能回国拍戏。

 

“很多人看到我就觉得我是一个老外,其实我很像我妈妈,我鼻子跟嘴唇和我妈妈完全一样。”她开始担心,如果妈妈有一天走了,自己没有机会满足她的心愿。筹拍《战狼2》的时候吴京打电话给她求助。她问“你的膝盖受伤了吗,你是需要替身吗还是需要灯光?你需要什么跟我说”。她很感激吴京的知遇之恩,说没有吴京就没有自己的现在。“十年前拍《狼牙》,我也没想过当演员,是他相信我,让我尝试才会有我今天的事业。”

对于这个女一号,卢靖姗仅仅跟导演确认了两件事情——第一是需不需要脱?第二是要有两天以上的假期可以回香港看妈妈。

 

“我不拍脱戏,我妈是中国人比较保守,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妈妈的朋友去跟她说,‘我看到你女儿的裸体了,’我觉得我会对不起我妈。有人在《绿箭侠》看到我裸体,其实看到的是我的背,前面是盖住的。”

 

当卢靖姗跟妈妈说要在《战狼2》演女一号的时候,妈妈感动地流泪了,“终于有人看到我女儿是中国人了,我要去看你的首映,我要探班,你一定要拍,这是我战胜病魔的推动力。”

 

其实这两年卢靖姗一直很少安排工作,大部分的时间用来陪着妈妈,后来妈妈遗憾地去世了,但是卢靖姗满足了妈妈的愿望,“如果我妈妈看到今天中国观众这么接受我,还有就是这部电影有这么好的票房,她肯定会很开心。”

《战狼2》能有这么好的成绩是卢靖姗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前一段时间她每天都把“猫眼”票房统计刷爆了,完全是一个精神股东。“20亿的时候我兴奋地给京哥发信息‘京哥20亿了!’30亿,‘京哥30亿了!’40亿,‘京哥40亿了!’”

 

她认识吴京已经十年了,看到他人生的高高低低,也看到他的坚韧和成长。“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值得这样的成功那应该是他。他非常非常爱国,电影把他的心拍出来了,所以我真的为他特别开心。”问及卢靖姗作为54亿女主角的感受,她反复强调的是幸运,她每一天提醒自己,顺其自然,戒骄戒躁。

 

卢靖姗本人跟电影中的角色是无比接近的,这跟她心中的女英雄的形象是一致的——无国界医生,作为女人,她们的想法就是要把人们从痛苦中解放出来,这种想法很伟大。卢靖姗认为,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女人。

 

“票房这么好,知名度的提升让我可以跟观众交流,我希望我可以用一些渠道去跟观众传递正能量,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成名只是为了赚钱或者被人夸漂亮,那就不值得了,因为没有自由。”

 

“我最近经历了我妈妈的生病和过世,改变了很多,我知道到最后剩下来的只是家人和朋友,和你在这个世界留下来的一些讯息,你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多少呢?因为我晕血,我没有能力去做无国界医生,但是我希望用娱乐的渠道去感染别人。”

 

能够演《战狼2》是我的荣幸

 

你是不是非常喜欢现在演的角色?

 

卢靖姗:超级喜欢。一开始我接这部电影的时候,不知道电影是讲什么的,也不知道我的角色是什么,但是当我在飞机上看到剧本,我的角色是无国界医生,特别开心。我超级敬佩这样的职业女性,我觉得现代的女人都很有才华,就像她那句台词所说:“在这里我不是女人,我是医生。”她的目标就是要把非洲在战争中受苦的人从痛苦中解放出来。

 

吴京说一开始就觉得这个角色很像你?

 

卢靖姗:他一开始就说,对于这个角色我做自己就行了,的确挺像我的,我也是一个挺倔犟的职业女性,我的角色也是没有觉得自己是女人,她以她的工作为先,我也一样不会太介意生活啊,要美啊,要好看啊,我觉得生活就是体验,体验就是生活,所以真的挺像的。

 

我之前看过一个小纪录片,有一个镜头是吴京不停地从船上跳下去,摄像也跟着一起拍,跳下去。你记得拍了多少次吗?

 

卢靖姗:我也忘了多少次,但我记得有一次他准备要跳了但没跳,因为水下面有很大的水母,真的很危险。当时跳水的戏时我也在,因为我喜欢看打戏,也很好奇,因此切实感受到这场戏特别难拍。

 

你看好莱坞的电影很精彩有很多黑人白人的英雄,终于中国有自己的英雄了,比如说那个一镜到底的船上跳水的戏,好莱坞也没有拍过,因为太危险了,作为京哥的朋友我都非常替他担心。第一是水温特别低,第二是他在憋气的同时还有打斗的动作,在水里打,真的很难,每次他出来浑身都变紫了。压力太大,太累,水温太冷。那场戏所有跟他打的演员都是《加勒比海盗》的演员,他们就训练在水中拍打戏。

 

你功夫很厉害,《战狼2》里面没有打戏遗憾吗?

 

卢靖姗: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当时有点痒,看大家打得那么热血沸腾,我也很想打。我甚至跟他们提出来做他们的替身!哈哈哈,但是我没有遗憾,做一个演员能够演这么棒的女性角色——不是一个花瓶,是在男性世界里面的强悍职业女性,我觉得很棒,这是我的荣幸。

 

飞机爆炸那场是怎么拍的?

 

卢靖姗:飞机爆炸那场戏是分两个镜头拍的,威亚吊起飞机旋转,我们在飞机里面跟着旋转,特别晕,也特别辛苦,有两个人吐了。

 

有一个很难忘的回忆,我看见摄影师站在飞机上拍这个镜头,直升机坠落了,开始旋转,差一点撞到摄影师,美国动作导演看见跑过去要把摄影师拯救出来,但是摄影师不走,他拉他,他还不走,我在后面看着真的吓死了,幸好没有撞到他,摄影师说,“我就是要把这个镜头拍好,这是超级刺激的画面,我有信心不会撞到我的。”你看我们这些人都是用人命来拍电影的。

 

整个剧组都是拼命三郎。

 

卢靖姗:对,真的很拼命。不止是直升机坠落镜头,坦克撞人的镜头也差点撞到摄影师了。他们真的太拼了,《战狼2》有这么好的成绩,对所有剧组的人都是很大的认可。我也替他们开心,十个月的努力,被中国所有的观众认可。

 

我看到有一张照片是你站在一个大摇臂摄影机上,是体验了一下导演的感觉吗?

 

卢靖姗:那时候我们刚杀青,未来有一天我可能会考虑做导演,所以我就爬上去体验一下做导演的感觉,站在摇臂上看镜头。他们让我玩了两下,挺好玩的。

 

有时候有人问我你是哪里人,我想说我就是人啊,有什么分别呢?

 

拍摄《战狼2》在非洲待了多长时间?

 

卢靖姗:四十多天,真的超级开心,非洲风景很美,人文风情也是迷人的,非洲人一有鼓声响起来,就会唱起来,跳起来,虽然他们生活比较简单,但他们会很奔放地去享受生活。

 

我觉得这样才是最快乐的,我常常看到很多年轻人,包括我自己也在内,沉迷手机,吃饭的时候经常看到一家人坐在一起都是在看手机,没有了人与人之间自然地交流谈话,我就很心疼。你看非洲的人,他们的生活很简单,没有这些东西去干扰他们的生活。

 

有一个画面我也觉得挺好玩儿的,你们两个后面跟着一个大狮子。

 

卢靖姗:好可怕!虽然我是男孩子性格,什么都不怕。但是那场戏那些狮子不是特效,拍那场戏有几个方法,一种是人跟狮子是隔着铁笼,但是那铁笼是完全不靠谱的,铁笼子里面好像有5、6 头狮子。我还记得京哥跟所有团队说,为了安全请先想好逃亡路线。不是吧?逃亡路线肯定跑不过这个狮子,但是幸好我们都很安全。

 

我们在吉普车里面,狮子一直追着我们那场戏,就是我们坐在车里面,往后面扔肉,狮子就一边走一边吃肉,但是肉没有了它还在跑,吉普车没有任何的挡风玻璃、没有任何的保护,现在想想仍然觉得可怕。

 

太拼命了吧。

 

卢靖姗:但是好玩。虽然我没有像我爸那么酷去北极冒险,但是我以后可以跟我的孩子说我在非洲跟狮子拍过戏,哈哈哈。

 

有一个画面让我特别感动,你们都在仓库里面,工头说要分着走,中国人先走,冷锋说,女人孩子先走,男人最后走。

 

卢靖姗:那个也是我最感动的一场戏,拍的时候我自己也哭了,因为我觉得种族歧视的问题是最差劲的。有一个中国的英雄出来说,女人孩子上飞机,男人跟我走,我觉得太棒了,为了这一场戏,整部电影票房好还是不好,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观众看到之后,希望他们可以带回去一个信息,不能以皮肤的颜色来区别人。有时候有人问我你是哪里人,有时候我想说我就是人啊,有什么分别呢?

让我挺感动的是最后很多去当地工作的华人跟当地人像家人一样拥抱着分别,以前都没有意识到这种去工作的华人和当地人之间的融合。

 

卢靖姗:为了肤色而不喜欢一个国家的人,我觉得这个想法太过时了,有一个这样的电影,有这样的信息实在是太棒了。我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美国人,我生长在香港,在我小时候就存在着很多种族歧视。在电影里扮演帕莎的狄安娜现在是我的干女儿,她也跟我说在学校里面,她是少数的非洲人,有时候小孩子不懂事,这也不能怪小孩子,他们会觉得她的脸好黑啊,她是脏了吗?觉得她不干净,也会排挤她。但是对她来说,她认为她是中国人。

 

我小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想法,我读的是中文的幼儿园,中文的小学中学,只有我一个混血,小时候同学说,你的眼睛是咖啡色的,你的头发是咖啡色的……我跟狄安娜说,这个电影上映后,希望你的人生也会有改变。但是我也跟她说,希望你要继续像姐姐一样好好读书。

 

这种情怀其实是发生在当下的,它跟时代啊,当下的这种环境特别紧密。

 

卢靖姗:国外有很多中国人,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每次过新年我都会去唐人街,他们都认识我,就不用排队就有桌子,超级开心,团结是我特别喜欢的中国人的一个特质。

 

当你看到天上的星星的时候,它可能已经死了

 

你是更想做一个女英雄,还是更倾向于做女明星?

 

卢靖姗:不要叫我女明星,“星”这个字很多人都在说,“明星、明星”,其实你知道吗,晚上没有灯光,你看到天上的星星,光线来到我们的眼睛,在我们看到那颗星星前,其实那个星星可能已经死了。这是科学,是真的。

 

我们看到的星星已经是死去的星星?

 

卢靖姗:光线来到我们地球的时间需要很多很多年,所以可能我们现在看到它时,其实它已经死了。所以“明星”这个事情其实也是一个幻觉,它仅仅是一个词,做什么明星,只是一个幻觉。你觉得一个明星好漂亮好完美,有哪一个人是完美的呢,我们也是平常人,所以千万不要说我是什么明星。

 

我觉得这个角色已经是非常完美的女英雄,所以你有没有更想演什么人呢?

 

卢靖姗:之前美国队长什么的都是白人英雄,现在中国有自己的英雄了,有冷锋,我希望有一天可以演一个中国的神奇女侠,这个是我一个目标。

 

你觉得现在真善美真的很少吗?

 

卢靖姗:也是有的,我觉得越简单的人,就越好。很多人都会觉得很孤独。所以要走出自己的安全区,我妹妹小的时候很反叛,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怎么去管教她,我就带我妹妹去孤儿院做义工,这个真的改变了我妹妹,回到学校以后我觉得她已经是两个人了,因为她走出了自己的安全区,去体验了别人是怎么生活,不要常常去麻痹自己的思想和精神。

 

我看到你去非洲探望小狮子了。

 

卢靖姗:我跟非洲小姑娘狄安娜在等待拍戏的间隙去看狮子宝贝,我们像游客一样排队,跟着小狮子一起玩。它们特别可爱,但是它们也把我的衣服咬破了,所以其实也有点危险。

 

你是平时就会去关注那些小动物吗?

 

卢靖姗:我超级喜欢小动物,希望通过我的微博还有我的社交网络,让大家也去关注一些动物。现代人对生活的选择让环境受到破坏,之前我也会倡议大家少用塑料产品,使用环保水瓶等等。我们的选择会破坏到动物的生态环境。很多动物已经是濒临绝种了,如果想让我们的后代能够继续看到这些可爱的犀牛、月亮熊,我们都应该去保护环境。

 

做一个独立的女人,我支持你

 

你大学读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那个好像是学经济的小孩的一个梦想,你是学霸吗?

 

卢靖姗:我是学霸完全因为我妈,我妈太搞笑了,她是挺严肃的一个妈妈,我小时候成绩不好她就会骂我。有一次考试考了98分,我拿回给我妈妈看,她并没有开心,而是问我那2分去哪里了?我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搬家的时候,找到我妈妈小时候的成绩,她的成绩原来很差,我去问她,为什么你一直如此严格的对我,你的成绩也不是很好啊。我妈妈说,就是因为我的学业不够好,所以我希望我的女儿成绩好,这个是你的成本,你的财富。她说财富不能从老公那边拿,一定要自己创造。

 

其实当时学完之后你还是很坚定地说我要做音乐。

 

卢靖姗:是,因为我当时所有的朋友都去了投资银行,但我每一次和朋友唱歌我就特别开心,因为我知道这是我要走的路。我应该去尝试一下,我就给了自己两年的时间,因为我读大学的钱是我从美国政府申请的贷款,还有我当模特的一些积蓄,因为我一直在想爸爸妈妈有金钱上的压力,毕竟大学教授赚的也不是很多。直到我碰见了京哥,就去尝试拍戏,我说我会打,但是我没说会演。

 

你喜欢中国的哲学?比如说孔孟之道?

 

卢靖姗:对,美国人没有孝顺这种概念,只有中国才有,孝顺这个词其实英国也没有,翻译过来就是filial piety ,外国没有这个概念,我觉得孝顺特别好,我的外国朋友看到我和我家人的关系,他们非常羡慕,因为中国人就是要把家人放在第一位。我爸超级喜欢中国文化,他虽然是美国人,但是他在香港住了四十多年了。

 

爸爸当时是什么原因去香港工作的?

 

卢靖姗:我爸是一个冒险家,他大学毕业后去了北极,跟因纽特人生活了两年,他想找到人生的意义,他就觉得我把所有外面的物质的东西放弃了,能不能找到人生的意义呢?因纽特人跟他说你要想找到人生的意义,不能往外看,你一定要往里看,当他回到美国的时候他仔细一想,这个好像是中国的哲理,内观。所以他先去了日本,然后去了中国台湾,来到中国香港,他当时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动作演员,是因为他超级喜欢中国的武术,学了功夫,有人看到说,诶,这个老外很能打,要不要去拍电影。

 

那个时候也是香港电影蓬勃发展的时候。

 

卢靖姗:是,就是那个时代。然后他认识了我妈妈,在我家里,爸爸虽然是外国人,但他会中国功夫,会易经,会风水,所以长大后,我们特别注重中国的教养和理念。

 

你怎么看武侠这个概念,电影里的武侠,和你心中的武侠?因为我觉得你是那种可以站出来去保护别人的人。

 

卢靖姗:我绝对是这种人,真实生活中我也试过几次,我妈妈是这种人,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反应。我妈妈真的是一个侠女,很强很强,我妈妈得了胰腺癌,做了一个很大的手术,她瘦了五十多磅,她本身又不高,显得特别瘦弱,有一次我跟她逛街,她刚做完手术,线还没拆掉。我突然发现妈妈不见了,回头看有一帮人在围观吵架,有一个男生在打女朋友,我妈站在那个男生和女生之间骂那个男生,把女生保护在后面,我当时惊呆了,过去把我妈妈整个人抱过来,叫那个男生,你要打打我吧,因为我会功夫所以不太担心,而且那个男生不太高。

 

我妈妈就是这种人,遇见不正义的事情的时候,她不会考虑自己怎么样,就会站出来。我从小就看到我妈妈这样很多次,我和我妹妹从小学了很多这种义气。不会首先考虑到自己。你问我女侠是什么,我真的没有研究这个概念,但因为从小妈妈的缘故,已经有了这种反应。所以如果我是doctor Rachel,我在那种情况下也会那样做。

 

你生活中有没有站出来的时候?

 

卢靖姗:大学毕业第一年,拍《狼牙》的时候我住在香港一个小镇,我跟男朋友在吃饭,我妹妹跟她的同学浑身是血的走过来,她说有一帮女生和两个男生欺负她同学,因为她是菲律宾人。我就叫我男朋友去找这些人,他是很壮的意大利人我觉得他应该能应付这帮人,我去报警,我走出去的时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给我谈公事,这个时候我妹妹找到这帮人了,我一边讲电话一边远远地看着他们,我现我的男朋友完全应付不了。

 

那帮人说,不是我们打她的,你妹妹在说谎。我拿手机拍下他们所有人的脸,我说我现在就报警,我会把你们的脸给警察看,如果警察知道了你们知道什么不说的话,你们就会变成同盟。我也会把所有照片发给你们的家人校长,你们如果知道真相而不说的话,你们就等着坐牢吧。那些小孩就怕了,他们也只是十七岁,就把所有的东西说出来,那个打她的人也招了。

 

是什么让你保持心里平静?

 

卢靖姗:我每天都会去打坐。因为很多东西在脑子里面转来转去,我觉得打坐是一个精神上面的洗澡,就是把所有一天的想法、东西、忧虑都放下来,人生有高高低低,中间才是最定的位置,打坐就是要把我们的想法、我们的脑子、我们的心灵保持一个空的状态。

 

你是怎么看女子的独立?

 

卢靖姗:我觉得结果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过程。坚持很重要,我们要勇敢走出我们的安全区,因为现在就算走出去,也不会有狮子跑出来咬你,我已经32岁了,我的字典里面没有失败这两个字,我觉得人生在于过程,不在于终点,有些人可能看到你说,哦,你失败了,但你可以改改你的观点,我不喜欢走这条路,我现在要改另外一条路,不要把结果看的那么重,就够了。

 

我觉得女性尤其是现代女性,自己去创造自己的未来,不要靠别人。年轻人,就把书先读好,因为知识是你的财富。这是我妈妈教我的,我也跟你们分享,有了学业就可以有自己的底线,就不需要去做一些不太想做的东西,但是要勇敢去尝试,不要每天沉迷在手机里面,多一点跟朋友交流、跟家人交流,多一点看外面的东西,其实我们的人生有很多很好的故事,身边的人也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做一个独立的女人,我支持你!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