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嫁给了爱情:莫文蔚 漫漫长路爱是莫忘最初

给本项目评分
(4 得票数)
她嫁给了爱情:莫文蔚 漫漫长路爱是莫忘最初

8月的尾巴,我们和莫文蔚一起共度了2017年七夕。她跟我们说起两年前跟先生去冰岛看北极光的经历,说自己有首歌叫《北极光》,所以一辈子一定要去看一次真正的极光,“而且要跟你爱的人一起去看,不能随便去。”

 

边说着,莫文蔚又开始用手指在空中描绘当时的场景:“当时我都不敢眨眼,因为太神奇了,而且那个光不停地在变化,每一秒钟都不一样,突然间在另外一边又有光浮现出来,就好像光在天空中跳舞的那种感觉。”

 

这样描绘着北极光景色的莫文蔚很容易让人想起曾经那个唱着“过去我哪会有明眸烁烁闪耀”的她,很多年过去,莫文蔚依然是那般眼神明亮,笑容放肆。

 

 

爱情:

从“我爱你”到“我愿意”

 

再度打开莫文蔚的采访录音是在一个午后,有些慵懒又带有几分沙哑的嗓音盈满了一整个房间,如同这秋后的天气,几分微凉又裹挟着几分暖意。她时常会大笑又或者发出极具感染力的惊呼,说话的时候认真又有感染力。她说话的时候手势很多,这时候手势似乎是她表达自己的第二语言,又像是一种强调。是的,今天的莫文蔚依然像是十几岁的少女,爱吃甜食,笑起来肆无忌惮,也依然爱着十几岁时所爱的人。

 

不久前,我们和莫文蔚一起共度了今年的七夕,凌晨三点起床从香港飞到北京还未来得及睡觉的她就开始了一天的为爱忙碌,先是在清华大学上了一堂爱的公开课,之后又与我们分享了自己爱情里的细节,她告诉我先生是个不喜欢特意营造浪漫的人但是每次当她回到伦敦的家里时先生都会为她买一束花。过几天她便在微博上发了一束雏菊,是先生为她准备的甜蜜。

 

在莫文蔚与I Do 品牌合作的同名单曲里面最让她有感触的的一句是“当世界一直在变,你没变”,即使到了现在她依然能清楚记得十七岁初相遇时的场景。于是在2011年,她嫁给了17岁时的初恋男友。

 

婚前举行的演唱会上,她戴着头纱,拿着捧花唱《执子之手》“谁也阻止不了恋爱自由,一无所有也不贫穷”,不久后在佛罗伦萨的一个小教堂里,这个他们相识的地方,她和他举办了婚礼。

 

这场婚礼之后,很多人都说莫文蔚嫁给了爱情,而这场爱情也变成了众人眼中的童话,莫文蔚说“它会变成童话的一个特点就是你没有特别安排,缘分是没有办法设计的,缘分来了你接受好了”。

 

现在的莫文蔚依然热爱工作,马不停蹄地筹备着新专辑,准备着出道25年的演唱会,但是对于她来说,爱情变成了比工作更重要的事情。闲暇时两人分享爱情的方式是做饭,一起去买菜,开一瓶红酒,大多数的时候莫文蔚看着先生做饭跟他聊天,偶尔她自己下厨先生也会高兴很久。

 

201410月份的时候,这个对于工作有着永远热情的女孩子终于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牵着爱人的手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在外面世界的流浪,24小时与爱人在一起,不理工作。她说“每个人应该偶尔要跳出去。就是离开自己的岗位,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要面对一些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你只能透过这样子才可以重新认识自己或者发现自己,所以这次我们就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们去南美洲的亚马孙河,只有天空和树的踪迹,坐船渡过那里的每条河流;去安第斯山脉看马丘比丘,走过危险的悬崖;在玻利维亚的盐湖上轻轻地跳跃;经过山脉,越过湖泊,来到沙漠地区;后来又辗转去了热带的岛屿。那段时间她的笑容总是那样的明艳。

 

 

歌手:

从《电台情歌》到《I Do

 

看起来如今的莫文蔚和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差别都不大,一头长发黑亮,身材也好到让小姑娘们羡慕,但是她的经纪人Joey却告诉我她是天生丽质,一日三餐一顿不落下,头发也很少做护理,甚至在采访的间隙里她还吃了几颗巧克力,“你不能把她跟正常人比”Joey半开玩笑地告诉我。

 

这样的莫文蔚确实不是“正常人”,聚光灯打在她身上的时候你从来不会看到怯懦的情绪,永远都是一副勇敢的模样。

 

从第一次演出开始,她就能感受到那种直抵神经深处的兴奋感,紧张于她而言是永远不会出现在舞台上的,她说只要是站在台上就需要那种“啊,很兴奋!”的心情。

 

看过很多年前莫文蔚演唱会的一段视频,穿着黑色比基尼的她长发微湿,慵懒地坐在台边唱着一首《电台情歌》,姿态慵懒又好看。也见过她笑中带泪的唱那首《他不爱我》,她唱着“他不爱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的时候明明笑得那样好看但是你却又分明的被歌声里的悲伤打动到几度要跟着落下泪。

 

我相信没有人可以不爱在舞台上的莫文蔚,在那些演出的片段里她总有一种满不在乎的天真感,在她之前或者之后我都再没有见过一个歌手可以在钢琴上如此肆意地展示着自己,当你看见她晃悠着一双长腿坐在钢琴上唱着《阴天》又或者索性站在钢琴的盖子上唱着“如果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你就明白她是为舞台而生的了。

 

转眼2017年,如今的她唱起了温暖幸福的《I Do》:“当世界一直在变,你没变”。声音一如既往的婉转动听。步入了婚姻殿堂的她甜蜜地说:“现在的我完全沉醉在一个完美幸福的状态”,对比从前一首首经典的伤心情歌,这一支嫁给初恋亲历者的甜美抒情便是莫文蔚在诉说她爱情的幸福新声,少了悲伤多了甜蜜,让人不由自主被她的爱情打动,更期待如她一样,遇见《I Do》里所唱的那样的爱情,“漫漫长路,爱是莫忘最初”。从最初,到白头。

 

1998年的盛夏,在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园莫文蔚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当天仅仅能容纳一万人的现场却装下了将近三万名的歌迷,即使到了现在当天的场景依然可以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因为它是一个户外的公园,所以它有一些山坡,平常大家都是坐到山坡的顶,因为要坐到那才能看得到舞台,可是我那天晚上的观众是看不到头的,一直坐到了那个山坡的后面,已经是下去了,那些人其实是看不到舞台的,可是因为他们已经进不去了所以只能这样了,所以当时山坡的后面都是人,而且我也看到有些人都爬到树上面了”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明亮,语气里也是满满的自豪,“我也很兴奋,因为这在当时也是创下纪录了。”

 

台湾主持人张小燕曾说:“我觉得好像没有这个女孩子不敢做的事情,没有不敢演的角色,在周星驰电影里头,怎么扮丑她都不怕;没有不敢唱的歌,你去看她的演唱会,你会发现她没有不敢穿的衣服,没有不敢做的表演。”

 

不得不说,莫文蔚太有个性了,犹记得《全身莫文蔚》那张专辑里她赤裸着身体躺在沙发上的样子,到了《一朵金花》的时候她又给自己裹上了保鲜膜。无疑,她是性感的,而这种性感不在于衣服的多少,性感于莫文蔚来说更是一种自信的表达“你从头到尾都是穿着衣服,包裹得紧紧的,你也可以很性感,我觉得性感是有自信地表现自己的一种的态度。”

 

采访过很多明星,大家成为明星的机缘总是千奇百怪,大多都是源于一场巧合,但是从三岁的时候莫文蔚就坚定了自己是为舞台而生的,她说“我从小到大要走的这条路太明确了”。

 

“每次你都很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吗?”我问。

 

“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根本干不了这行,而且也干不了那么久。”眼前的莫文蔚语气坚定。

 

 

演员:

从白晶晶又到白晶晶

 

知乎上有人这么评价莫文蔚“她像酒,是美的,远看的时候是平静的,但你尝一口会发现她是烈的,烈得让你感受到自己滚烫的食道”。她是有烈性的女孩子,做歌手的时候她有自己的特色,飘忽的咬字,有些沉闷的声音,却总能唱出几番洒脱。演戏的时候她好像也把这样的自己带进了角色里,《脱落天使》里她是看见下雨就要冲进去尖叫的女孩,《大话西游》里的白晶晶爱得浓烈又炙热,《食神》她最后的嫣然一笑是那么的打动人心。

 

莫文蔚说每一个角色中都一定会有一部分是她的影子,“因为我解读每一个角色的时候我都会看有哪些特点是我能把自己的个性投放进去,多多少少一定有一些地方是我能找到一些共同点的。所以有时候也会用一些可能曾经自己经过的一些事情,当时经历过的一些心情,然后投放进那个剧情里头,有时候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演绎那些角色”。

 

“每一件事情我觉得感兴趣的,都会很好玩,所以我都抱着一个很期待很High的心情去迎接。”所以不久前她又出演了《大话西游终结篇》,里面的角色依然是白晶晶,电影票房和口碑都不算好,她却一脸仗义地说“因为是刘镇伟导演我当然是支持了,而且白晶晶这个角色就是他不找我也没办法找别人来演了”,半开玩笑的样子却又几分舍我其谁的自信,而这次表演对于莫文蔚来说也是一次特别的演出“因为全世界应该没几个演员有机会可以重新演自己20 年前演过的一个很经典的角色”。

 

她用演戏的方式去唱歌,音乐也可以给她刚好的灵感去演戏。“我听歌也会进入歌那个营造的气氛里面,可能有时候自己听着歌或者音乐,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些画面,好像你在看一个电影一样,所以音乐可以给到我这样的灵感,也会能帮助我演戏的时候进入状态。那相反我在演戏的时候,有时可能得到了一些启发到我的东西或者说一些心情,如果刚好碰上一个什么样的歌,可能我就可以把在表演上面的一些技巧放在歌曲里。”

 

她是简单的人,长腿晃悠,笑容明媚,但是偏偏你又觉得看不懂她。读书的时候她学习烤蛋糕,一定会放一点盐,不会咸到让你觉察出,但会把甜变得更丰富。她说“生活的层次比我们认为的复杂得多,我喜欢那种无限丰富的感觉。对唱歌对演戏对为人,这也算我一致的态度吧。”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是那么幸福的”

 

Q :今年的七夕也推出了新的单曲,当初是什么契机和I Do 品牌合作了《I Do》 这首歌?

A :因为我这首歌所讲的整体的故事和概念,与I Do 珠宝一直以来表达“温暖情感”的这样的品牌理念是完全契合的,他们要传达的爱的感觉与这首歌有着同样的浪漫和温暖,所以我们的这次合作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

 

Q :还记得上次说I Do 是什么时候吗?

A :与爱情相关的当然是结婚的时候。I Do 是对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的承诺,所以在爱情层面之外,我们对亲朋好友,或者是我对我的歌迷,都可以跟他们说I Do,这是我们之间最美好的承诺的表达。

 

Q :关于初恋现在有什么画面浮现在你眼前吗?

A :每个人的初恋都应该有一种独有的画面和感觉,因为我的初恋是在意大利念书的时候开始的,因为意大利本身就是很浪漫的地方,然后又经历了初恋这么美好的事情,就特别让我回味。

 

Q :你自己的婚姻观是什么样子的?对于幸福的定义是什么?能分享最近生活中让你觉得特别幸福的一个小细节吗?

A :我相信,两个人走在一起最重要就是坦承相处,你喜欢的那个人都可以给你看最真实的一面,而你也完全毫无保留地接受的,那就是相处得最完美的境界,幸福的定义应该就是如此吧。因为跟老公相处的日子非常珍贵,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是那么幸福的。

 

Q :兜兜转转又重新遇到初恋,这种感觉奇妙吗?会不会有什么感慨?

A :其实蛮奇妙的,我们在离开学校十年之后的旧生会上重遇开始,其实就发现缘份的奥妙。我都说过很多次,如果我们在那时候17岁一起谈恋爱,然后结婚、组织自己家庭,我相信大家也不会看到今天的莫文蔚,是真的!我相信事情冥冥中有主宰的。

 

Q :因为先生是德国人,所以会觉得文化上面有差异吗?如果两个人出现分歧一般会怎么解决?

A :文化差异一定会有,不过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他正在很努力学中文,在英国找到一位老师一对一学习,进步得非常快。不过我实在没有时间去学德文,可是我老公说我的德文发音非常标准,只是说了一堆字不知道意思为何而已。这个也证明了一件事,只要愿意付出,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距离都可以拉近的。

 

Q :之前有跟先生环游了世界,在这期间里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旅行的路线当时是怎么决定下来的?这段旅程当时是怎么定下来的?

A :难忘的事情太多了,我最记得有一个晚上我们抵达了马丘比丘,因为海拔很高,我们也担心有高山效应什么的,我们第一天晚上在那里休息睡觉的时候,我忽然间发现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然后心里就马上慌张起来,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又不敢推醒他,胡思乱想之际他忽然转身,我也马上松了一口气!哈哈哈哈哈哈~!整个路线都是我们一起商量出来的,大家都希望去一些我们都没有去过的地方为大前提,然后经过一年的时间去筹备及策划,我们都非常满意整个行程的安排。

 

Q :在平时的日子里你喜欢给周围的人制造惊喜吗?是个浪漫的人吗?那你觉得你跟你先生相比谁更浪漫?他有做过什么特别感动你的事情吗?

A :我不会故意制造一些什么惊喜给别人的,别人也不会刻意给我惊喜,因为我太厉害了,观察入微是我天生的本领,很多事情都会被我轻易洞悉的。我觉得感动不是来自惊喜的,不需要刻意做这些!每次我回到伦敦的家里,他也预先买一束花放在家里,这种温馨我就觉得很甜蜜了。

 

“演唱会前我是一定要吃白米饭的”

 

Q :最近也在筹备新专辑,所以新专辑跟以往的专辑相比有一些什么不同吗?

A :这张会很厉害,哈哈哈哈哈哈!因为这张专辑所有的制作人都不一样的,所以每一首歌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因为都是不同的制作人或者创作者。

 

Q :所以这张专辑你有自己创作一些歌吗?

A :顶多一首半首吧,不会太多,其实主要是因为我明年入行就25年了,所以想高调地庆祝一下,就想到那先弄一个专辑吧。然后找不同的制作人,有曾经合作过的都是大师级的那些老师,然后也有一些是新的,可是我一直很欣赏,也不一定是新人,不是这意思,是我没有合作过的音乐人。反正到时候出来大家肯定会觉得很夸张(笑),然后明年还会有巡演。

Q :之前看过一个你的采访,你说三岁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要站在舞台上的,当时是怎么觉得自己就是为舞台而生的?

A :从小就特别爱表现自己,比如说如果有亲戚朋友来家里,然后就会自己逼他们让我表演唱歌跳舞啊什么的。然后有时候如果去一些像歌厅的地方,其实是吃饭的地方,可是他们也会有一些表演,反正一听到有音乐响起啊,或者有人在台上表演跳舞啊什么的,我也会跑上去自己载歌载舞的,反正从小我就知道我特别喜欢做这些,也没有人强迫我要表演,是自己要的。

 

Q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舞台上唱歌的经历吗?

A :不记得第一次了,因为太多了,真的从很小就是如果学校有任何的那种小朋友在舞台上表演的活动肯定是有我参与的,那可能印象很深刻是因为我妈妈那时候在电视台是高层,所以很小的时候会有综艺节目需要一些小朋友上来玩那种。因为我从小就学中国的民族舞蹈,有一次是在我们班里挑了几个女生,然后就要在电视台的一个综艺节目表演,还穿着古色古香的衣服,然后绑两个髻,好像还有把扇子,然后就跳中国舞。

 

Q :当时紧张吗?

A :不会紧张的,就是兴奋,不是害怕的那种。到现在如果表演还是会有一种期待啊兴奋啊的心情,就是那种high的心情吧,而不是很害怕那种。可是如果你完全没感觉也不对,那是不应该的,上台还是需要那种就是觉得“啊,很兴奋!”的心情。

 

Q :所以每次开演唱会上台之前,你会有一些小的习惯吗?

A :我一定要吃饱,要不然没力气唱,而且演唱会前我是一定要吃白米饭的。然后就是拉筋,开开嗓,都没有什么独特的。

 

Q :为什么一定要吃白米饭呢?

A :因为这样就真的很有中气,嗓子也会很亮,整个人都很有力气,吃别的,如果吃面包效果就不一样,因为试过好多别的效果都不理想,这算是经验。

 

Q :去年也去欧洲巡演了,在欧洲巡演的感觉怎么样?

A :尤其在伦敦的话会特别有感觉,因为伦敦也算是我的一个家了,所以在那边演出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而且我以前念大学的时候就跑去伦敦面试那个《西贡小姐》的歌舞剧,所以其实有点感觉好像回到原点,因为我正式想要专业地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第一次的尝试就是在伦敦,虽然最后没有做成那个舞台剧的演员,可是我现在在娱乐圈,然后就有回到原点的一个感觉,所以蛮特别。然后另外在米兰还有马德里,就是因为我们当时是第一个华人歌手在当地开个人演唱会,所以觉得很为华人争光!

 

Q :《西贡小姐》这个歌舞剧一定很后悔当时没有选你。

A :其实他们当时有选到我,可不是一选上就要当主角的,你还要培训很久,训练大概都有半年了,后来因为有人听到我录的那个demo带,所以在香港就有唱片公司找我回去,我就没有在等那个《西贡小姐》。如果我坚持没有回香港,或许我就在那边演上那个角色了。

 

Q :你的情歌也感动了很多人,所以其实我也挺想知道一个歌手,在唱情歌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

A :比较早期的时候,因为不可能每一首歌每个故事每个人物都是你自己的经历,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好像是一个演员的角色,歌就是我的剧本,我就做这里面的主角然后唱她的故事,比较有一个演戏的气氛在里头。因为这十年都是我自己来做这个专辑的制作,可能当时在经历什么样的生活、人生、有什么感触这些想要表达的话,那我可能就直接把这种心情放在我的歌曲里面,而且从十年前开始的专辑每一张的主题都很鲜明,都是在讲一个事情,所以现在可能唱情歌的时候感受会更偏向于个人一点。

 

Q :很多经典的歌你可能已经唱了几百遍,几千遍之后会不会觉得腻了?

A :不会,对我来讲不会,因为每一次的演出都是一个不一样的心情。现场是不一样的,会给你不一样的能量还有气氛,然后自己在不同的阶段,因为我也在成长,就算是在歌唱上的技巧都有变化,嗓子也在变化,人也有变化也长大了,有不同的经历,所以每一次演唱都有新鲜的感受。

 

Q :你也演过很多角色,你觉得自己更享受歌手这个身份还是演员这个身份?

A :如果这么说可能做音乐对我来讲空间比较大,而且因为在音乐里头,在唱歌的时候,我也是一种演戏,我的台词就是歌词,只不过是我唱出来的,可是电影里面就不一定有音乐的元素,所以我觉得音乐的整个空间我会更享受一点。

 

Q :你觉得哪个角色感觉演起来更过瘾一些?

A :其实这五年八年我比较少演电影,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音乐上,上一部演的那个《催眠大师》,其实我就觉得挺爽的。因为本来整个剧本我就觉得设计得特别的好,那些角色都很立体也很丰富,所以我才接演了这个角色。那个人物啊剧本都很好,而且又比较不一样,这个角色跟以往的电影很不一样。因为我演过很多警员的角色,那些跟它都比较不一样,这个角色会比较多一些层次,所以在发挥的时候就是蛮好玩的。

 

Q :所以你很喜欢做一些新鲜的尝试吗?好像你最近还当了设计师?

A :因为新鲜的事总会给我刺激给我能量,最近有一些设计的专案,比如说我现在穿的鞋子,这个也是我跟一个意大利品牌合作的一个系列。然后牛仔裤,那个月关于熊的一个慈善的T恤设计这样,其实是这几年突然有一些这方面的机会。

 

Q :做设计师的感觉怎么样?

A :其实挺累的,因为每一个跟创作有关的事情我都觉得蛮好玩的,所以这种机会我也不会放过。虽然我做表演也是创作的工作,尤其我搞演唱会,做一个专辑,这个纯粹真的就是自己百分百的创作。可是设计师还是另外一个技巧,所以目前还是在一个摸索、尝试、学习的阶段,其实以后怎么样也无所谓。

 

“我很幸运我做的事情就是我爱的事情”

 

Q :有没有哪个瞬间是你觉得就是改变了你整个演艺生涯的瞬间?

A :应该有好几个吧,其实拍《大话西游》肯定是重要的一步,因为我没有拍那部戏我也不会唱到他们里面的一些插曲,也就不会认识卢冠廷,就不会跟滚石他们签约,没有这个签约我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些歌,也就不会发展到台湾去,然后跟张洪量、李宗盛这些大师们合作。而且签约滚石唱片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捩点,因为它们本身是一个台湾的唱片公司,所以很快就把我带去台湾发展,这个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一步,又重新帮我展开了我唱歌的事业。我觉得每一步都是有因果的。

 

Q :你有没有哪个瞬间让你觉得是演艺生涯里最幸福的瞬间?

A :这些其实都很难描述,很难说某一个点。其实我反而觉得比如说唱到一首歌是能深深地打动听众,都让我觉得很幸福,而且很有成就感,然后也是给我动力继续要做得更好。这些都比拿什么奖来得重要,拿一个奖当然很开心,可是就是那一瞬间很开心,然后也有很多人会替你开心这样子。可是一首歌如果能打动很多人,它可以经历时间的洗礼,可能很多年后他还可以继续打动新一代的听众,我觉得这个是真正音乐的力量,我觉得如果能做成这样的效果,这个反正是比拿什么奖,卖多少张唱片我觉得都有意义。

 

Q :所以最打动你自己的一句歌词是什么?

A :一句歌词,哇,太难了,好像考试。比如说忽然之间,天昏地暗,这个我就觉得很厉害,因为很简单的八个字就能传递出一种情绪。尤其是因为现在世界也很乱,很多天灾人祸啊什么的。当你看到新闻里地震啊水灾的报道,那样子,突然间可能我就会想起这些歌词,我就会觉得人其实很渺小,所以我们应该珍惜。太多了,我不能说,只有这一句。

 

Q :所以你觉得大胆算是一个你的标签吗?

A :有些人会这么说吧,可是对我来讲,我觉得我不是要为了做一些东西让人看我有多大胆多厉害,不是为了那个。是因为在这个事情上我想怎么样表达自己,我们的主题我怎么样配合,这样那样造型都合理的话,我就认为我应该做,而不是为了得到很多人的关注。要不然我没办法说服自己的,我必须觉得整个思维是成立的,那就这么做,而且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从来没有什么唱片公司要逼我怎么样啊,因为我自己的主见太强了,哈哈哈哈!

 

Q :如果让你形容一下自己的,你觉得你会怎么形容自己?

A :一个开心的人,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开心。

 

Q :你自己性格里你最喜欢的部分或最不喜欢的部分都是什么?

A :工作狂吧,因为我很幸运我做的事情就是我爱的事情,就是我的工作,所以这个也可能是导致我变成一个工作狂。因为我天天都在做我爱的事情,当然不能说演艺圈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是你觉得很开心,做得很爽的,尤其是从成立自己的公司之后,这种行政的东西都必须要做,这是我整体工作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所以我不能因为觉得不好玩就不做,我还是要硬着头皮做。那如果我不是一个这么爱我自己工作的工作狂,我可能就会放弃了,或者觉得为什么我要做这么多跟表演无关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要让自己有机会做我最爱的表演的同时也要承受一些我没那么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挺矛盾的,我爱和不爱的部分都是来自于我工作狂的这个个性。

 

Q :上一段旅行是在哪还有印象吗?

A :去了意大利,是为了找朋友,如果真的旅行应该是跟老公去一个我们都没去过的地方,然后就发现新的世界,那个对我来讲是真正的旅行。可是我们做巡回演唱会的时候会有机会到一些都没去过的地方,因为一定会提前一两天就到达那个地方了,所以就会顺便去看一下当地特别的东西,那也是一种工作中的旅行。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