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女导演张歆艺:泡芙小姐的爱情,也是我的爱情

幸福女导演张歆艺:泡芙小姐的爱情,也是我的爱情

这是张歆艺第一次以女导演的身份与我们对话,再过不久的七夕档期,她首次执导的电影《泡芙小姐》即将上映。尽管“二姐”还是那样的与人亲近、毫无架子,但从她的工作内容到工作态度,我们更感受到了一种专属于女导演的雷厉风行。

 

这两年,张歆艺的作品明显没有以往高产,一方面是因为她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婚姻、家庭上,另一方面,她也在思考着她的演艺事业还有没有新的可能。做导演,可能是沉淀后的她做出的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在这部《泡芙小姐》上映之前,我们和女导演张歆艺聊了聊,谈谈她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爱情电影,谈谈她的爱情、她的爱人,也谈谈她被爱包围的生活,想知道她有多么幸福。

 

 

离《泡芙小姐》上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也是张歆艺为自己执导的首部电影冲刺的阶段。后期制作收尾、片中插曲的最后确定以及各种宣传通告的来袭,都让这位新晋女导演的日常生活如同一场疾风骤雨。

 

拍摄当天,张歆艺是敷着面膜走进摄影棚的。她尽可能让肌肤状态保持最佳,这也大大缩短了她化妆的时间,行程太满,一个女导演的自我修养就是不能浪费一丁点儿时间;去化妆间采访,张歆艺一边整理发型一边忙着和制片人微信商讨影片最后的收尾事宜,看到记者进门,她连忙放下手边的工作,做好了接受采访的准备姿势,此刻,一个女导演的自我修养就是再繁忙也要尊重每一个注视你的人;开始拍摄,张歆艺换上每套衣服都可以迅速出片,她在摄影师的镜头前自如地表达自我,为了节省时间,她就在灯光后的一隅换装,只提醒男士们“都别回头看”,“二姐”风范在这一刻是那么可爱,这时,一个女导演的自我修养是专注和专业,是为了更重要的事可以不拘小节。

 

繁忙的女导演看起来有忙不完的事情,但她却把这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如果说演员张歆艺的开朗与飒爽是一种令人好感倍增的好性格,那么导演张歆艺的雷厉风行、彼此尊重、专业敬业则是一种优秀的自我修养,这将指引她通往成功的路。

 

 

“这电影也就你能拍!”

 

70后的心中都有一个花仙子,80 后的心中都有一个水冰月,90 后和00后的少女们心中也有个二次元女神,叫做“泡芙小姐”。

 

《泡芙小姐》是一部影响90后和00后青年成长的动画短片。影片的主角泡芙小姐是一位生活在大都市里,孤独而正常的普通人。喜欢养金鱼,喜欢踽踽独行,也会和生命中注定在等待的那一位上演脆弱又波折的爱恋与别离。女孩们说,在“泡芙小姐”的身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泡芙小姐的喜怒哀乐也代表了她们这一代人的乐与苦。

 

很多女生都希望自己能变成泡芙小姐,这个美好的愿望被张歆艺实现了。张歆艺把《泡芙小姐》变成了真人电影,也把自己变成了“泡芙小姐”,这在大多数了解这部动画的人看来是极其合适的。她们拥有相似的外形、相近的性格,也有着文艺女生们共通的气质。张歆艺把二次元的故事跃然于电影镜头前,把童话般的故事,诗一样的剧情,都用电影语言表达了出来。

 

刚拿到电影剧本时,张歆艺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胜任导演这样重要的角色。她考虑了两个月之久,才下定决心跟制片人敲定这件事。

 

“这电影也就你能拍!”说这话的是张歆艺的经纪人,前资深媒体人。张歆艺说,如果她能说这话,说明这事儿我能干成。

 

做记者出身的经纪人曾经是媒体行业中的佼佼者,她经验丰富、眼光独到、文笔犀利,当然也是个很挑剔的人。张歆艺信任这位亲密战友,在决定是否接拍这部电影之前她先问过她的意见。

 

经纪人看过剧本后皱起了眉:“这个剧本就是一长诗,诗化的东西是很难具象的。”歆艺说:“我就喜欢它这份诗意。”经纪人笑了,她对张歆艺说,既然你想做就去做吧,这样的剧本也就你能拍,我更期待看到成片是如何呈现的。

 

几个月后,《泡芙小姐》的成片出炉,张歆艺第一时间让经纪人看过了片子,也十分忐忑地等着她的评价与反应。“行啊,歆艺!”看过片子的经纪人是惊讶的,“我没想到,你竟然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一个那么抽象的剧情,能把诗意如此地具象化。”张歆艺记得这位挑剔的前媒体人对她说了四个沉甸甸的字:“你做到了!”

 

经纪人的肯定对张歆艺来说是弥足珍贵的。但深谙媒体、舆论之道的经纪人也给张歆艺打了一剂预防针:一部电影想要让人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到时候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很多人抨击你。张歆艺说:“那就抨击呗,反正那些人也不会真拿枪指着我。”

 

 

不想当男一号的男主角

 

张歆艺差不多空出了一年的时间来筹备她的首部电影。这一年中,张歆艺中途结了个婚,其它什么事情都没做,就是在好好琢磨剧本,筹划开拍前林林总总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规划事情从来不是“二姐”的专长,喜爱天马行空、用感性说话的双子座也不喜欢这样太过理性的做事方式。但要做导演,必须学着做一个理性的人。

 

理性的第一步,从选角开始。张歆艺导演选人不靠交情,她只看适合不适合。很多人以为张歆艺导演肯定会近水楼台选择她的爱人袁弘做男主角,但事实是,袁弘仅在这部电影中出现了不到五秒钟,只是客串帮忙了一下而已。经过各方面考量,张歆艺选择了和她并不太熟的王栎鑫做男主角,因为在她通读剧本,看过动画,想象过场景之后,她觉得泡芙小姐的爱人就应该是王栎鑫的样子。

 

“我很喜欢王栎鑫拽拽的、酷酷的样子,很像小时候看的港片里的男主角。但其实接触他、了解他之后,我发现他在安静的时候最抓人。他安安静静的时候有一种特别与众不同的好看。”导演张歆艺捕捉到了王栎鑫眼中的柔情,“他现在做了爸爸,所以他眼睛中有一份很多年轻男孩都没有的专注和投入。”张歆艺在脑海中一直想象这个男主角的样子,他应该有一双弯得像月亮一般的眼睛,就像王栎鑫那样,“他的那种眼神、那种爱是很多年轻的男演员脸上都没有的。”张歆艺觉得,王栎鑫就是泡芙小姐的爱人“顾上”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

 

令张歆艺没想到的是,她在向这位男演员抛出饰演男一号的橄榄枝时却遇到了“挫折”,王栎鑫的经纪人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张歆艺。“男一号啊?我们不演男一号,我们只演男二号。”张歆艺当时举着电话就疯了,“还有人拒绝电影男一号?为什么呀?”经纪人说他们觉得王栎鑫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挑过电影男主角的大梁,怕担不起这个重任。张歆艺提起这次一波三折的邀请还觉得很有趣,“他经纪人那边后来特谨慎谦虚地问我,要不然我们演男二号?我就斩钉截铁地跟他说,我真是希望他能演这个电影的男一号,他非常合适,是最好的人选。然后他的经纪人就愣了,沉默了几秒钟说,好,我们马上开始看剧本。这之后王栎鑫看过剧本后就给我回了几个字,‘好好好好看啊’,然后我就说你就来吧!这事儿就成了。”

 

 

一个具有男性视角的女导演

 

虽然袁弘在《泡芙小姐》中只是匆匆出场,但其实他对首次做导演的爱妻有着很多的付出,这都体现在了观众看不到的地方。作为张歆艺最亲密的爱人,袁弘给了她很多建议,他很善意地为爱妻提一些他作为第一观众的看法。袁弘的一些意见、想法在张歆艺看来都是十分受用的,在这部商业大片包裹下的文艺片中,张歆艺想要体现她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文艺范儿的理解,而袁弘,她的老公,又确确实实是一个“文艺男中年”。

 

“我们俩其实都是‘文艺中年’,海量听歌,海量看片,也喜欢睡前阅读,我们有一些非常相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而在这样相互认同与理解的基础上,袁弘又会在很多事情上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是他吸引我的地方,他是一个简单的人,所以他给我提意见的时候都会很直接,给我提的建议都很中肯。”

 

张歆艺说,自己是一个有男性视角的女导演,袁弘就是她的“男性视角”。在《泡芙小姐》的片场,袁弘有时候也会陪伴在她的身边,“他会以一个男性观众的立场来我告诉我,他们不能接受什么,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不想把我的电影拍得太过女性化也太主观。”在张歆艺看来,女孩子内心终究是柔软的、感性的,而袁弘刚好是与之相反的理性的、有棱角的男人,所以他的视角代表了大多数男人的视角。“他会告诉我,如果你这样拍,那么这一刻我不会对这个女孩很心动。然后我就会放大他认为男孩会欣赏女孩的那部分,修改过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场景变得生动了。”

 

袁弘是个很好的观众,但他却不适合做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他太有棱角了,出于我对他的充分了解。”从张歆艺的言谈间,可以感受到她对这个男人的信任与迷恋。很多人说这对夫妻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撒狗粮、秀恩爱”,而张歆艺却说,我们不是“撒狗粮”,我们是“倒狗粮”,就是这样爱。

 

袁弘是处女座,张歆艺是双子座,听起来好像不太搭配。处女座是一个特别拧巴的星座,喜欢把事情闷在心里,但也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如果内心的阴暗情绪不能释放出来的话,他们会纠结死。这样的处女座往往需要一个心眼大的伴侣,帮他们排解忧郁。张歆艺,我们所认识的这个“二姐”,专治处女座的各种“龟毛”。

 

有人说张歆艺的这种“二”像是装的,那你是真的不了解她。袁弘接受采访时曾说,和张歆艺一起拍《解忧公主》的时候,就发现她是女神经。有一场戏是中箭流血,“她居然还好兴奋,还主动要求吐血,说自己没演过。”而本是文艺得有些沉闷的袁弘,也因为和张歆艺在一起而明媚了很多,他也从爱人那里学会了如何不跟自己较劲。袁弘说,张歆艺教会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没心没肺地活着。“我跟她说很多事情,她转头就忘了,但是我却觉得,这样子也挺好,人好像会比较开心。”

 

女导演和她的文艺男爱人,真的是绝配。

 

 

真人秀更放大了她的真实

 

在《泡芙小姐》后期制作的空当,张歆艺抽出时间参加了一档真人秀节目,跟着明星旅游团去旅行。很少上真人秀节目的张歆艺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了解了她,当然也有更多人喜欢上了这个为他人着想、真实、友爱的“二姐”。

 

张歆艺不是一个一直端着的人,所以上真人秀对她来说真的没有什么顾虑,因为张歆艺无时无刻不在做自己。即使来到了24 小时都要受到监控的真人秀节目,我们“二姐”也是没在怕的。一个多月在海外飘荡,没有经纪人和助理,张歆艺的花样旅途是在坎坷和颠簸中度过的。尽管看上去大大咧咧,还说自己最怕麻烦,但张歆艺说她是那种一出门就事儿特多的人,必须事无巨细地把东西都带好。张歆艺被同行的华晨宇封为“最实用女人”,因为她的行李箱里什么都有:有防晒霜、耳塞这些基本单品,还有各色锅碗瓢盆。二姐说,这只是其中一个箱子,另一个箱子里全是衣服和鞋。“我还是得有做女明星的自觉的,每天要换一套新的行头。”提着两个大箱子,基本每天都要换酒店,这趟花样的旅行变成了“花样搬家”,张歆艺说她每天都在开箱子、关箱子,“我觉得我做完这个节目都能当快递了。”

 

看节目的很多观众觉得,张歆艺的表现颠覆了他们对她的印象。她很贤惠利落,是整理高手;她很体贴周全,是个知心的姐姐;她厨艺高超,在女明星里也少见。张歆艺说:这不叫颠覆,这就是我呀,真实的我。

 

这样的感受在看《妈妈是超人》时也有体会,当观众以为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二姐”会因为第一次带孩子而手忙脚乱、状况百出时,张歆艺却把包文婧女儿“饺子”的一日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很有耐心,不会因为孩子的哭声而烦躁;她很有爱心,会为孩子特制一道红薯点心;她还很懂孩子,想要让饺子吃排骨时,她会说,小猪佩奇也是这样拿着排骨啃着吃的。张歆艺的这“一日妈妈”做得得心应手,让饺子的妈妈包文婧都有点嫉妒了,她却对包文婧说,不是因为我比你会带孩子,而是因为饺子更懂事了。这让本就对带孩子这件事不自信的包文婧暖心不已。

 

很多人认为真人秀就是明星演员的另一个表演场地,但对于像张歆艺这样特别真实的女明星来说,真人秀只会放大她的真实。“像我这种二货完全在节目里放开,会有很多不能播的画面。”

 

 

对话“二姐”

Q=《北京青年》周刊  A=张歆艺)

 

Q :拍《泡芙小姐》的时候你的状态如何?会把自己弄得很紧绷吗?

A :我这个人做事情,可以说是云淡风轻的。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我第一次做,我觉得这并不重要,它也就是我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千万不要把它看成天大的事。拍摄期间每天我还是该睡睡,睡八小时。我工作的时候工作,我休息的时候谁也管不着,就很独立,我不想被这件事情绑架。那段时间我又要导又要演,但我整个的精神状态是积极向上的,所以我的皮肤状态和健康状况都很好,比现在还要好。

 

Q :你和学导演专业出身的导演相比有什么优势?

A :我这种也可以叫“野生导演”。野的可能比较补吧,比较滋补,比较稀有,会有一些不按常理出牌的东西。我这个呢,是套路之外的套路,就是有些东西不是很按常理出牌的逻辑,但它有一个巨大的逻辑,扣在那个故事外面,它不是那种小逻辑,可能上一秒钟女孩还在天上翻滚,下一秒钟就在地上勇敢追爱了。它的很多事是超现实的,我喜欢这种东西,我不太喜欢你很正经地去讲一个爱情故事。爱情故事有什么好讲的,每个人的爱情也都一样,也都不一样,不过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一种化学反应。但你不能把这种反应具象地表达出来,就会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象,这是我喜欢的,想要表达的。

 

Q :你怎么看待一些观众对新人导演的诟病?

A :我不太在乎他们怎么看我,我在乎他们怎么看电影。

 

Q :你这样看待观众观影后的评价?现在流行观影后打分,你会很在意这个分数吗?

A :我觉得拍电影不是为了自己拍的,你拍的东西肯定还是要接受观众或者是更挑剔的一类人的评论和评价的。当然,我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有信心的。

 

Q :你有没有想过,要以哪个导演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A :没有,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傻的事情。我选择做自己。但做自己又是一个非常有两面性的事情,是双刃剑,你做自己,你就很有风格,但是你会伤害到别人,或是说让别人不认同。电影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载体,其实很多时候大家都说电影是导演的表达,但我不太喜欢为了表达而表达,我觉得导演个人的东西是在字里行间,是在不自觉地让有心的人看得到的。电影是建立在观众能看懂的基础上,观众看都看不懂,很难去感受,就不是好电影。

 

Q :你对这部电影有什么野心吗?票房或者奖项?

A :票房那不归野心,票房算责任心,你拍要给观众看,观众喜欢的才会买账,买了账制片人才会不亏钱,才不枉费制片方这么信任我。

 

Q :你是个喜欢旅行的人吗?

A :喜欢。我以前没有袁弘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旅行,嫁给他之后就两个人一起旅行。

 

Q :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旅行?

A :什么地方都可以去,我是一个喜欢自由散漫的一个人,不是那种有很好规划性的旅行者,而是一个随遇而安的旅行者。我不喜欢旅游景点,不喜欢爆款,我喜欢那些人们不会刻意发现的地方,比如一个小小的巷子入口,我会想要进去看看有什么。

 

Q :袁弘也是这样的?

A :他比我更疯狂。

 

Q :所以你们俩才这么合拍。

A :俩神经病。

 

Q :《妈妈是超人》里你把饺子照顾得特别好,你很喜欢孩子吗?

A :我挺喜欢的,我对孩子和老人天生有一份耐心。

 

Q :有没有想过要孩子?

A :忙完了吧,孩子是肯定是要要的,但要等我们都忙完。

 

Q :算是你生活上的下一步计划?

A :嗯嗯算是计划之一吧,看谁先实现。

 

Q :还有什么计划?

A :还想要拍电影。拍一个更纯粹一点,更自我一点的电影。我特别喜欢90 年代上映的一部南斯拉夫电影,叫《地下》,我想做一个类似这样的剧本,但故事是在中国发生的。算是反战题材吧,但是其实是以爱情为蓝本。

 

Q :你对于做导演还是有挺有想法的。

A :我觉得既然你有这个条件去拍这个,那就拍吧。

 

Q :你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取得成功靠的是什么力量?

A :我觉得是相信的力量,相信你的幸福,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当我面对挫折不懂得怎么对待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到底哪出问题了,可能情绪没控制好或者是怎么样,提醒自己下次别这样。

 

Q :你跟袁弘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遇到事情的时候怎样在一起解决问题?

A :现在想想,我们俩面对的事情都不是慢慢就发生的事情,往往是突然地,哐当一

下事儿就出来了。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彼此从来不埋怨,出了事也要淡定地逃脱出来,商量着晚上吃什么呀,唉你想不想吃火锅啊?我们要不要去海底捞?我们不太喜欢就这事去讨论,因为我觉得讨论这个事情没有必要,因为它已经发生了,过去就好了,怎么让它更快地过去就怎么做。说到底,其实在生活中我们真的对很多事情都不太放在心上。

 

Q :你们这样的相处模式也算是一种夫妻间的默契吧?

A :说默契有点太神了,好像也没那么多默契,谁跟谁有那么多默契?可能就比较懂对方。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