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儿:我是一个不喜欢 按套路出牌的人

给本项目评分
(2 得票数)
宋祖儿:我是一个不喜欢 按套路出牌的人

不久前,18 岁的宋祖儿随着《花儿与少年》行走了大半个地球,虽说是团队里的老幺,但是超出同龄人的谦让和独立都让她圈粉无数。童星出道,经历了如普通人一样的学生时代却又在最花样的年华返回娱乐圈,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女目光炯炯告诉着世人自己现在的一切决定正是遵循内心后的选择。不得不说,这个现在刚刚过完19 岁生日的女孩正在用一种让人艳羡的姿态经历着我们每个人都曾渴望、或在仰望的最美好的年华。

 

《花儿与少年》:感觉像 一个挺好的旅游团

 

在这个年轻人过早催熟自己的年代里,6 岁以童星身份出道的宋祖儿却始终保持着一丝稚气未脱的英气,初见宋祖儿时是她背对着我,镜子里的少女一双眼睛闪亮,和大多数大眼睛少女眉眼弯弯的标配不同的是,一对略显伶俐的剑眉给这个少女带来了一些不同于同龄人的英气,“你看我电你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吧”这个少女对我们的第一次                                                                                                                                                                                                                                                                                                                          对视如此得意的评价着,随后是她无数次在采访中发出来的明媚笑声,确实在这个少女身上我们时常能感受到一种肆意散发着的青春的气息,以至于时常让人怔楞于这种年轻的美好。

 

在最近热播的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中,很多人再一次认识了宋祖儿,和童年时天性使然的表演不同,这档综艺是宋祖儿第一次真正的以自己的姿态站在了众人的眼前。虽然以老幺的身份出现,但是对身边的人她却始终照顾有加。回忆起在亚马逊的经历,原来这个时常让人觉得无所畏惧的小姑娘也会心生害怕,但是与生俱来爱“逞能”的性格却让她在荧幕前显得无比勇敢,“像娜扎姐姐比我更害怕我就会保护她,自己就会逞下能,然后忘了其实自己也挺害怕的这件事,但是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可能就还挺害怕的。”

 

伴随着节目的播出这个少女第一次登上热搜是因为在巴西的狂欢节中把登上花车的机会让给了别人。放着烟花,下着雨的狂欢节夜晚这个当时刚刚成年的小姑娘自己走在巴西的街头,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除了形单影只的她满街的行人都三两成群,不是一家子出游就是与朋友结伴同行,并且因为节目组的规定跟拍的摄像师和导演都不能跟她说话,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的她只有一张地图,还得了严重的甲沟炎,就连脚趾都涨成了紫色,好不容易到了狂欢节的地方却因为没有提前占座连个座位都没有,“当时我看着天上的飞机就想让它给我带回家”,但是这个女孩却似乎永远善于开解自己,“后来我又认识新朋友了,就没那么难过了,就能感受到那种狂欢节的气氛了。”

 

“完美”是宋祖儿对于这次在《花儿与少年》里跟她同行的哥哥姐姐们的评价“因为我们每个人其实优点不一样,然后做的事情也不一样,在这个团队里担当的角色也不一样,但是很好的是我们八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是一个挺好的旅游团,大家都能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然后尽自己能力,让这段旅行变得更好。”这种良好的关系不仅仅止于宋祖儿的描述,在看见了摄影师照片墙上江疏影的照片后,她的第一反应都是要拍下一张照片发给“江妈妈”看看。

 

和成年人与别人交流时总爱留有一丝退路不同,这个少女的身上存在着每一个人年少时天真又毫不设防的模样,会用“这个你不要写出来”的句式开头接着是她讲述着自己成长中的某段故事,这种迫切愿意与人分享又毫无掩饰的状态告诉了我们这个少女始终无法用多年来的纯熟演技来演绎自己的生活。

留学生涯:自己做了决定,跪着也要走完

 

在《花儿与少年》里宋祖儿所表现出的自立状态或许得益于高中时在美国留学的三年经历,初中毕业之后,因为数学成绩不理想和对英语的热爱让宋祖儿决定出国,用宋祖儿自己的话来说她从来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所以在所有人觉得她该继续以童星身份成长的时候去念了书,又以一种让所有人惊讶的状态回来继续当明星,就连出国留学都不是在父母的计划下,而是小小少女的一次随性而为。

 

15 岁的女孩去异国留学必然让父母担心,母亲一句半推半就的“如果你要是想出国,就自己把自己弄出去”却反而让这个少女彻底开始大展拳脚起来,每天半夜起来给国外的学校打电话申请,就这样自己给自己申请到了学校,就连签证也是当时她一个人完成的,“我是一个不怕尴尬的人,我的理念就是不要让他们插上嘴,你一直说他就会觉得你很厉害,包括我的签证也是这么过的,面签也是自己办的,当时我那个签证官心情不太好,我就说你要不要

喝点水,你不用说话我来跟你聊,我就跟他一直聊,让他心情变好了,然后我就过了。我的英文老师都觉得我口语特别好,因为我就一直在说,管他说的对不对。”大抵是因为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让宋祖儿显得比同龄人鲜活了很多。

 

所以你常常能在这个女孩身边看到一股神奇的气场,无论是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是长期围绕在她身边的经纪人宣传都会不自觉地开始宠爱这个永远精力旺盛的少女。

 

当你看着这个永远是艳阳天的少女很难想象在异国求学的日子里,她甚至被住家搬到过地下室,这段在外人看来有点痛苦的经历却被宋祖儿诉说的充满意思,手机里展示着那时候她旧屋改造的照片,简陋的水泥墙被她用床单围住,“其实我自己还挺爽的,                                                                                                                                                                                                                                                                                                                                    我觉得既然你们让我住在地下室,那我就可以每天开心的玩。我就一直在楼底下打游戏什么的,就是在底下邀请好多朋友来打游戏,过得还挺开心的。以前在楼上的话,跟朋友打游戏或者邀请朋友来家里晚上都不能到太晚,因为跟他们都住在一起,自打我住在地下室,反正他们也听不见,晚上又放歌又打游戏就开party 了。”就连住家丢在地下室的旧冰箱都能让这个少女高兴地觉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冰箱。

 

虽然得意洋洋地诉说着那时候的地下室生活,但是最终这段地下室生活却以宋祖儿得了猫癣为结局。地下室潮湿的气候加上猫厕所也在地下室,跟猫同住的宋祖儿自然的生了病,但是她却始终将生病责怪在了自己的免疫力不太好上,“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就是每天都很痛,后来去医院才知道,国外看病还挺不方便的。而且当时我的住家也不太想带我去看病,他们跟我说除非你快死了,你才能去看病,因为我当时在夜里的时候就已经疼得不行了,我说真的不行了,后来转天才带我去看的病。”

 

即使是这样,宋祖儿的妈妈也是在女儿回国以后才知道她得病了,“因为这种事跟她说了也没有任何用,她也帮不了你任何事,只能担心你,所以你为什么要跟她说。”当我问及缘由的时候这个之前一直让我觉得稚气未脱的姑娘却如此一脸淡定的回答着我。在很多孩子还在想家的时候,当时15 岁的宋祖儿就已经明白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我是属于那种自己做了决定,就是跪着也要走完的那种人。因为当你自己走出去的时候,特别是自己做的决定

是没有回头路的,你怎么跟你妈说,你自己哭着喊着要出国,之后跟妈妈说现在我想回家,我不想在这待了,我觉得这是挺幼稚的。

 

重做演员:我自己是一个不喜欢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19 岁的她是“花少团”里年纪最轻的一个,但是说到“入行”的时间却是比大她9 岁的井柏然早了3 年,6 岁就出演了电视剧《海阔天空》,但是对于童星的记忆,她却都早已模糊,唯有小时候妈妈带着去拍戏时,一字一句教她背台词的景象历历在目。但是这段儿时并不清晰的记忆,却被宋祖儿认为推动了她今天的选择。

 

和一般人以为的玩票性质的留学不同,宋祖儿在美国的成绩可以让她考上波士顿大学这样的名校,并且获得一笔奖学金,但是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女孩或许已经与演员的道路渐行渐远的时候,她却突然休学又回到了娱乐圈。

 

“我上着上着学又回到这个圈子里是因为我觉得我还小还有很多机会去尝试,如果自己有想法为什么不去试试呢,为什么非要墨守成规呢?我自己是一个不喜欢按照套路出牌的人,那种非得读完初中,读高中,然后考大学的生活,我觉得很奇怪。”

 

这个95 后的少女也直言不讳年轻是自己的优势“年轻真的是我的优势,所以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大家觉得很多事情要按部就班的去做,反正我是一直没有,我就是一直自己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我觉得该在这个年龄经历的都还是要经历,包括犯错也好,失败也好都无所谓,反正我有时间。”

 

而这种自由的个性也和宋祖儿的家庭教育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宋祖儿说她和妈妈的相处状态更像是朋友“我一般在家里管我妈叫小何或何姐”,所以“何姐”会跟着宋祖儿一起吃辣条,给她染头发,“我以前在上学的时候染过头发,之后正好被我们学校老师抓,之后我妈还特别搞笑,我妈帮我梳了个马尾,把露在外面的染了,里边还是紫的。”

 

所以这个少女的成长似乎是一蹴而就的,没有叛逆期的一下长大成了现在的样子,在她印象里最叛逆的一次经历也就是深夜玩游戏了,“初中的时候大家就会有一个叛逆期,然后我朋友就每天都跟我讲怎么跟他妈逆反,我寻思我为什么就没有叛逆期,我觉得特别亏,就不开心。然后有一天我就跟我妈说你注意点我今天晚上要打游戏了,我妈就说你去打,因为我妈不相信我的智商能打游戏,我属于那种有点不灵活的,就是脑子不是那种很灵光的那种。然后我就半夜上了个闹钟,三点钟起来下了个英雄联盟。我记得我第一个用的英雄是射手,就是寒冰射手,打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打明白,我就把我妈叫醒,我说妈我不打游戏了,我妈说你怎么不打了,我说打不明白。”就连谈恋爱这样家长眼里禁忌的话题在宋祖儿妈妈的眼里也没有什么不能说“有的人就是逆反必须谈恋爱,但我妈的理念一直就是如果我不跟她说,她会很生气会骂我,但如果我跟她说了,坦诚的话她就无所谓了。”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教育,宋祖儿活的自由自在,像是一阵风,也更是她本来就该有的样子。亦如这个少女对自己的定义一样“在做演员之前我觉得我是在做我自己”。

 

“半熟”少女:他们不喜欢我,我也理解

 

在采访的前一天,宋祖儿在微博上做了一场直播,是庆祝自己100 万粉丝的纪念。随着人气的增长,潮水般的流言也开始慢慢涌向这个19 岁的女孩,但是站在旋涡的中间,她却始终泰然自若,“肯定会有人喜欢你也会有人不喜欢,就算你不做明星,就是你自己生活的圈子里的一小部分人都会有这种情况,你生活中都会有人明明跟你素不相识,但是就是觉得不喜欢你,你生活中这么小的小圈子都会有人这样,何况我天天暴露在外边,会有很多人看见你,所以很难说让每个人都喜欢你,而且每个人生活方式不一样,你觉得这样是OK 的,但别人可能就不理解。他们不喜欢我,我也理解,我还有时候不喜欢一个人呢。”

 

伴随着越来越多以“同学”为名义的爆料,宋祖儿显得有些无奈,身为“富二代”的传言更是让这个小姑娘有些哭笑不得,“我要是富二代我妈应该挺高兴的,因为她就是富一代了”,其实说起让外界佐证她是“富二代”的留学事件却一直让这个小姑娘有着满满的负罪感,“留学的时候我每天没有想家的时候,但是我会觉得有负罪感。我会觉得为什么因为我想要的事情要让我妈妈再出去工作,我觉得这很不好,因为我妈以前是一直在家全职带我的那种,但是我出国了之后,我妈还要出去工作,我觉得这是一直让我觉得特别难过的一件事。我自己说实在话,到最后我也不想上了,可能现在我再出去上学我就觉得心里没有什么压力了,我再去上大学起码可以自己支付学费。”

 

看过她很多样子,在节目里因为妈妈偷偷塞给她的200 美元落泪,在拍摄现场执意要开电动三轮车载每个人时的活泼,喜欢自称仙女时的一脸得意,又或许是谈到一些话题时的义愤填膺,都是她对外人毫无防备的自然流露,你很难定义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但是她就这么恰到好处的游走在天真和成熟之间,多一分则世故,少一分则幼稚,保持着一种“半熟”的状态。

 

Q = 《北京青年》周刊

A = 宋祖儿

 

Q :你觉得你实际参加了《花儿与少年》和你之前看过的或者说想象中的有什么不同吗?

A :跟前面几部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前面两季更多的就是看看景点,逛一逛,吃一吃,做做游戏这种,但是我们这季因为是冒险季,所以做的事情会更多一些。像在亚马逊的时候我们就要摸鳄鱼,钓食人鱼,还要爬树这种。

 

Q :你第一次见到井柏然的时候特别激动,这么久的旅程跟他相处下来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A :因为之前看井柏然都是在电视里,什么《等风来》、《捉妖记》里面,之后就很喜欢他,觉得他长得很帅,如果井柏然现在突然走到你家门口了,你肯定也会很激动。以前觉得他挺帅的,觉得他没准是个偶像包袱挺重的人,但是跟他相处下来就觉得他其实是挺爱开玩笑的,很暖的那种哥哥的类型。现在很多人给他起外号不是帅不过三秒吗,他就是每天很帅的走出来,然后过一阵整个人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根本没有偶像包袱。

 

Q :你这么幽默,你觉得自己算是这个团队里的搞笑担当吗?

A :我什么都担当,搞笑也担当,活跃气氛也担当,小妹妹可能就是这种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之后什么都干,就是有忙就帮,有事就干的这种。

 

Q :《 花儿与少年》里大家都各有千秋,你觉得每个人的特点都是什么?

A :娜扎姐就是美;江妈妈就是那种操心型的;濛濛就是大家都想保护她的那种;祐宁哥就是那种全能男神;小井哥哥就是搞笑,也很有团队能力;若昀哥也是那种很细心的男生;柏霖哥也是能力很强,野外生存能力很强,语言能力也很强,就是各种强;然后我就是全能王,每天跟在大家后面吃吃喝喝,像宝宝一样被带着的那种。

 

Q :因为你是这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他们有没有特别的照顾你,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A :因为是小妹妹,他们肯定会多照顾我,但是之后我们也有聊过这件事,他们也没觉得我是特别小妹妹的那种,所以平时对我的要求都是一样的,而且我之前自己在国外读书,所以自理能力还是很强的,我现在是在自己夸自己吗,听不下去了。

 

Q :很多人对于你跟张若昀出去砍价印象都特深。

A :我们那一阵都是每天就出去看别人那个桌子上吃剩下什么,因为当地没有英文菜单你根本看不懂,都不知道菜单上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打从第一顿开始我们就到处逛,看人家路人吃什么然后我们就就点什么,所以人在外边,如果语言不通的话,其实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平常你可以用个翻译软件,但我们当时因为手机都没有网所以也不能用这些软件,但是还是可以有办法解决的,只要你想去做这件事。

 

Q :所以你们的旅程还都挺拮据的?

A :是拮据,因为我们一开始有七个人,其实最开始给的钱是适量的,是一定够用的钱,但是平常大家也没特别有那种节俭的意识,所以一出去这个也要那个也要,结果就会觉得钱不够,而且会有一些突发状况,比如说我们行李超重什么的,之后还要租车什么的,因为没有手机的话,选择性就会比较小,比如说我们平常可以用个打车软件什么的,结果到了那完全不行,就只能找那种租车公司,租车公司的话就会很贵,就不像平常有手机就会变得智能很多。

 

Q :你觉得参加《花儿与少年》对你来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A :我其实是一个挺懒的人,我原来也不喜欢旅游,就觉得好多地方看看照片就行了,不用特意的去看,但是等你走出去了之后你就发现世界真的很大,不是有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确实要读的,路也确实是要走的,等你迈出去了之后才会发现世界的不一样,就像我那天狂欢节一开始挺凄凉的,那几个人最开始跟我不认识,她们也不知道我在录节目,就毫无理由的帮助了我,当时语言不通卖雨衣的那个人没给我雨衣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

办,我整个人就傻在那了,多亏那个女孩叫住他,让他把雨衣给我。很多事还是要自己经历了之后才会有那种感觉,而且变得更自信,你觉得自己就连这些事都做到了,这么多很难的任务都能坚持下来,没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Q :在美国的时候你的学习成绩特别好,所以你是那种特别乖的学生吗?

A :我属于那种会努力学的,但我不属于学霸,我是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是在中不溜的那种,我不属于学习好的,但是也从来没当过学习差的。我不当学习差的纯属是因为别人老觉得看你这样就不像好好学习的,我就很生气,之后大家每次看到我的成绩就说哇感觉很神奇,之后我就很开心。就像我初中的时候在班里只是前十,但是我永远都没进过前五,但是我是前十的,就是这样。

我现在说实话我在语文课上睡过觉,而且我自己是课代表,我那会儿在天津上学的时候语文是全年级第一,而且因为我自己是课代表我觉得特别过意不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语文老师说话我就想睡觉,我就端着书就开始睡,睡到口水都流出来,老师还要叫我起来读课文,就很尴尬。但我数学真的是每天瞪着眼睛在那使劲听使劲听,脑子跟那使劲算使劲算就是算不明白,数学真的是太难了。

 

Q :在国外读了那么多年书,为什么突然又决定要回来当演员了?

A :因为我觉得我还年轻,有机会犯错有机会尝试。我现在如果不去做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还能有这种勇气,有这种时间去做。我觉得我现在最大的资本就是有时间,所以我觉得可以多试一下,我不想说等有一天自己真的想什么事情的时候但是觉得晚了,或者觉得当时我为什么没有试一下。但我现在觉得我出国,在我人生里面真的是很好的一件事,语言也练得差不多了,之后自理能力也有了。我觉得从出国开始就锻炼了我一个可以自己给自己做决定的那种意识。

 

Q :你之前还在美国重金买过辣条?

A :我一开始在的那个地方确实没有这个东西,之后亚马逊买特别的贵,现在想想真是坑的我都不行了,五毛钱一包的东西他卖我这么贵,50 美金买了十包,人被逼到绝望的时候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Q :你这么爱在淘宝上买东西,会担心被人家认出来吗?

A :我在淘宝上用的是假名,但是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特别有意思我们公司有一个人,他给自己的外卖名字起吴彦祖,然后外卖打电话说是吴彦祖的外卖,我说你等一下他现在在化妆。那天我给自己的外卖名字取了一个仙女,之后他就在门口喊说请问这个仙女的外卖是哪位的,我就赶紧跑走,让别人帮我去拿。

 

Q :现在是特爱自称仙女吗?

A :我就是啊,其实是在给自己一个潜意识,因为自己的人设已经崩得不行了,所以就叫一叫名字抬一下自己,告诉自己是个仙女,不能太放纵自己。

 

Q :所以如果让你给自己颜值打分,你打多少分?

A :一万分,其实颜值这个事不能自己来说,得让别人来夸。

 

Q :最近很多人通过《花儿与少年》认识你,你微博上粉丝也猛增,最近觉得自己人气怎么样?

A :太火了火的不行了,火到爆炸,哈哈哈。其实没有任何感觉,出去还是没有人认识我。特别搞笑有一天我在跟毛哥(经纪人)打游戏的时候,我就开着语音,我说你知不知道宋祖儿啊,我最近好喜欢她啊,她好可爱,然后自己在那给自己打广告。没有人理我,大家可能觉得我有病,因为我确实说的话太多了,大家可能那会儿已经把那个小喇叭关掉,觉得太烦了。

 

 

最后修改于 星期四, 15 6月 2017 08:41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