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不被任何标签绑架,只做自己喜欢的人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徐静蕾:不被任何标签绑架,只做自己喜欢的人

“怎么我就突然高产了!”这不仅让徐静蕾自己纳闷儿了,朋友们也开玩笑说她“又出江湖了?!”。这段时间,她在江湖上的动静的确蛮大的。先是3 月31 日,她执导的电影《绑架者》公映,这是她的第七部导演作品,也是她第一次挑战动作片。

接下来是4 月28 日她与黄渤和段奕宏主演的电影《记忆大师》公映。今年她还出演了另一部电影,首次演反派首次尝试光头造型。另外由徐静蕾监制的网剧《同学两亿岁》3 月已经启动,主演是她公司签约的两位新人。她说之后在幕后方面,介入更多一些。一向以游民自诩的徐静蕾,没想到,一勤奋就勤奋大发了。拭目以待吧!

 

有没有把自己逼疯?有没有变成神经病?这是我做事的两个标准

“我已疯的证明”这是徐静蕾1 月18 日发的一篇微博。配图上的她头发蓬乱,眼神冷峻,手里夹着烟。徐静蕾的微博取名“鸡毛蒜皮与鸡毛蒜皮”,她说她只想在这里说点鸡毛蒜皮的事。这的确也是她微博的一贯画风。

所以,这篇微博一出,就说明一向闲散的徐静蕾摊上事了。的确,她的最新导演作品《绑架者》3 月31 日公映。这部电影是2015 年底拍摄完成的,经历了让她数次崩溃的拍摄期和后期,又到了紧锣密鼓的宣传期。她说这是她最难熬的时间段。

这时的徐静蕾睡眠很少,细节控,情绪化。每天的行程都是她平时不怎么热衷的各种通告。

说到细节控,有许多事实例证。像发布会要请哪些嘉宾?环节如何设置才不会冷场?预告片里的字卡内容?海报里面要放几个人?包括每一篇稿件的发布渠道等,她都要亲自过问。

徐静蕾不讳言自己是个操心的命,“因为我什么都会一点,从修图到设计都懂点,就像你会开车,你看别人开车时老觉得开的不太对劲。我承认我是个挺麻烦的人,比较较真。有时候我也告诫自己不要什么细节都要管,但还是做不到,那些想法一直在脑子里盘旋,最后还是去弄了”。

“因为我做事情有个标准,就是我有没有把自己逼疯了?我有没有成为一个神经病?在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神经病之前,我就不会罢休。等到有一天,我真的犯病了,我就会说,好,我真的尽力了,就这样吧”。徐静蕾的微博认证是“游民,偶尔工作狂”。当她切换成工作狂的模式时,大多数的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用你的话说,一到工作的时候就犯病,是吧?”

徐静蕾禁不住点头,语气也呼应着我:“真的,就犯病。而且钻进去就出不来。虽然心里说不管了不管了,但嘴上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所谓个性决定行动,了解徐静蕾的人,会觉得这些都是她的正常反应。她的眼睛里揉不进啥沙子,不允许有任何纰漏。

“的确。比如说有一个很小的图,我跟设计人员可以工作到夜里3 点,就是在调肤色,冷暖包括字体这些细节。后来我还在想,为什么这点事会让我们从晚上11 点一直说到夜里3 点。有时我的制片人也会敲打我,不要管这些细节,还有许多大事要我做。但是我觉得每一个物料都是你这个片子品质的组成元素之一,所以这些听起来是小事,但实际上可一点都不小。”

末了,她特意补充一句“我觉得”。这也是徐静蕾的一个变化。说话留有分寸,不会大一统。

她已经记不清《绑架者》到现在为止,已经剪过多少次了。总之,这是她导演的7 部作品中后期制作时间最长的一部。“其间崩溃多次,耐心,智力和逻辑性遭受若干打击”。徐静蕾在微信朋友圈写到。

问她拍摄期和后期哪个阶段更崩溃,她说两个阶段都有。“拍摄期的崩溃是时间紧,任务急,不满意就要改,等于是白天拍,晚上还要改剧本,改完剧本还要发给大家看,然后讨论。而到后期呢,因为看了太多遍太熟悉了,就很难有一个客观的视角和判断。尤其是第一次拍动作片,必须要把细节的铺陈一点点梳理清楚,所以经常在剪辑的过程,会一次次推倒之前的逻辑,就真的是疯了,基本上我已经撞墙无数次了”。

徐静蕾以往的几部作品涉猎的题材多为亲情、爱情、职场、商战,所以《绑架者》于她是一次转型。而且跳转的幅度很大。对此,徐静蕾不讳言是自讨苦吃,但她不觉得自己是赶鸭子上架。

“其实我拍片子,往往是以自己的兴趣为转移的。就像当年我从文艺片转拍《杜拉拉升职记》也是第一次尝试商业片。这种改变跟现在一样,是因为我自己看片子的兴趣点也转移了,虽然我总是自讨苦吃,可是我的出发点是不变的,就是做自己想做的有意思的事。因为我拍过几部片子了,我知道做一个片子的过程有多痛苦,那如果不是自己真心想做的东西,我就不会去做。”她说这段时间自己比较爱看动作警匪片,包括科幻片。

所以徐静蕾这次的转型,并非完全的被动,而是有她主观的动因。虽然挑战未知的过程很虐,但完成后的快感让她在心理达成了一种平衡。

“这可能跟从小的教育有关,我爸总是教育我说有志者事竞成,你只要想做一件事情,肯努力就没有做不成的。所以,这点我还挺自信的,当对一个事情有兴趣,即使没做过或者比较生疏,但心里的那股劲还是有的,最后往往都做成了”。

这种被动学习的收获让徐静蕾尝到了许多甜头,她觉得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比如说拍《绑架者》要牵扯到许多追车、跑酷和爆炸的戏,平时我完全不关注这些,但做了这个戏,我就有兴趣去了解,最后的成就感就来自于我懂得了许多东西,知道了怎么拍警匪片”。

徐静蕾不无得意地称,她现在又在关注量子力学,因为要做一个科幻片。她用三天的时间看了网上所有有关量子力学的文章,还做了相关文摘。

如此,除了徐静蕾的自我要求,还必须要点赞下徐爸爸。徐爸爸不仅从小督促女儿练书法,现在的鞭策和鼓励依然不少。前一段发现徐静蕾忙碌中流露些许消极情绪,马上发过来两幅字,分别写有“壮志凌云”和“自强不息”。

“我当时看了都惊着了!我觉得我爸真的是一个充满鸡血的人!”

虽然徐静蕾会跟朋友开玩笑说起这些,但老爸的鸡汤她还是挺受用。“我爸总鼓励我平时要写一点字。有时很烦躁或者太较劲的时候,我也会抄写一些话来激励自己,因为当我已经钻到牛角尖里时,需要一些反向的东西来平衡自己。”

 

“12 年前我就说白百何一定大火”

“白百何看完剧本毫不犹豫就说我来,其实现在抓她的档期挺难的。而且拍摄前还专门拿出时间参加体能训练。我觉得她非常聪明,比如她对台词的理解力,她既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来,还可以换不同的方式来表现,你跟她讲什么,她都挺清楚的,知道你要的是什么。而且她配音也是超级快”。白百何是徐静蕾《绑架者》的女主角。这是她们第一次合作。徐静蕾一点都不掩饰对白百何的欣赏,拍摄过程中也是经常把赞美挂在嘴上。夸她制服的造型帅,夸她持枪的样子酷。“因为她之前演的多是小妞类型的角色,没有过这种形象。这次就觉得她好酷,所以我在现场给她拍了很多照片,就觉得可好看了”。

虽然徐静蕾和白百何是第一次合作,但12 年前她们就认识,当时徐静蕾创办了电子杂志《开啦》,白百何是她第一期采访的嘉宾。那时白百何还是一个新人,刚刚演完叶京执导的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当时我就很喜欢她,虽然她才20 出头,但非常聪明,很有灵性。毕竟我们看过太多的人,她未来到底能成为什么样子,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所以当时我们几个朋友就说这个女孩一定大火,肯定的,不用质疑。因为我们也接触过不同的演员,有些时

候你说半天,他的人生经历,他的领悟力,甚至阅历都跟不上。当然,我觉得这个跟年纪也有一定的关系,可是白百何也很年轻,但是她却肯花时间花精力去做一些事情,就是不一样。所以话说回来,做一个好演员不是只有好看或者老天爷赏饭吃,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

徐静蕾对人的评价极其爱憎分明。她喜欢谁会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我喜欢聪明的人、有才华的人,这一点我比较势利,看到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我对人家的态度会很不一样,由衷地觉得他们很棒很厉害。就像这次请杨乃文来录《绑架者》的主题曲,我觉得她的声音特别美特别有情感表现力。然后你坐在旁边欣赏,就觉得这是工作中最大的乐趣和最幸福的事”。

熟悉徐静蕾的人都知道,她不吝各种赞美的有一个代表人物,就是舒淇。“我觉得她挺大气的也很善良,当然也有像她一样善良大气的,但是像她一样又大气又善良又美的不多。她也有很小女孩的一面,我觉得很可贵,如果一个人完全活成大人,其实挺没有意思的。你不能说她完全没有缺点,可是她的缺点也很可爱,反正我就是很爱她就是了”。徐静蕾一脸没原则地笑着。

徐静蕾与舒淇是拍摄电影《伤城》时认识的,但那时她们接触不多。她坦言自己有点小粉丝的心态,加上又不是快热型的,“就远远看着她觉得很好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拍那个戏时我跟她没那么熟”。

徐静蕾现在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个点让她跟舒淇走近的,“我上学的时候就看过她的戏,做了演员和创作者后,最幸运的就是可以跟她成为好朋友,一起聊天一起玩”。老徐一点不掩饰自己的粉丝心态,更直言“反正我就是她的‘大号’和拉拉队,她的每一个戏我都愿意帮她去宣传”。

“有没有想请舒淇做自己电影的女主角?如果能一起合作,就更完美了”。我说。徐静蕾语气稍有迟疑,称“我会有点害怕,也会有点紧张吧,我就怕我工作的时候,一犯病没轻没重六亲不认的……所以还是当好朋友挺好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老徐选的女演员一定是她欣赏的,比如莫文蔚、王丽坤和白百何。不难发现,这些人都有相通的地方,有个性,自成一派,不随波逐流。“必须要有一点个性,未必是大众化的那种。哪怕过于有个性,我都觉得挺好。因为平庸的人满街都是。而且,我喜欢从别人身上看到优点,那会让我觉得你生活的周遭很美好”。

 

“矫情就是我的标签”

“这是去年秋天的事,那个下午我在她家抽了一整盒烟,本来只是朋友间的闲聊,后来不知怎么聊到她新拍的电影,我就根据多年前在电影公司工作的经验提出了一些建议,老徐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询问我几句细节。事后她问我,能不能帮她做这部电影的宣传。我当时没正面答复,实在是心里没底,怕做不好辜负她的期望……”

这是《绑架者》的宣传总监姬霄,在被人问到“和徐静蕾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时,写的一段文字的片段。他说最后被老徐说服,担起了宣传总监的职责。跟徐静蕾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评价徐静蕾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自己的主见不会轻易改变,且非常擅长调动他人的积极性。

对徐静蕾来说,不仅欣赏的演员她会主动表达亲近,对待工作伙伴,亦如此。她跟姬霄是在微博上认识的,“当时觉得他写东西挺有意思挺好玩的,我就关注他了,还给他留过言。后来他才知道我是徐静蕾,就这样认识了。我请他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文字写的好,还有就是他之前在宣传公司和广告公司都做过,尤其在新媒体方面有一定的经验。”

“选择工作伙伴,能力、热情、情商这三者你如何排序?”我问。

“我觉得能力、热情排前两位,情商,其实很多人都有问题,尤其是搞个人创作的,都比较自我。人无完人,虽然情商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但是选择工作伙伴,我会更看重前两个。能力代表你可以直接做这件事情,但是再有能力,如果没有热情也是没有用的。所以,这两点我觉得更重要”。

记得《中国合伙人》里有一句台词,说“不要跟你的好朋友一起做公司”。言外之意,到后来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来了。问徐静蕾,请朋友一起来共事,不会有这种顾虑吗?或者有时候顾及朋友面子,遇到问题也不好指出来。

徐静蕾表示自己之前有过这方面的教训,所以也给了她一些经验。“一是我要有自己的一个判断,就是我们到底能沟通到什么程度。还有就是丑话说在前头,会提前告诉人家工作中和生活中的我不一样,会焦虑会着急,还会任何时间都拉你聊工作,可能是凌晨3 点也可能是凌晨5 点。甚至把这些说完一遍后,我还会再想两天,看看自己还有什么讨厌的地方忘说了。总之就是各方面都要说清楚,如果做不到,宁可不要合作,毕竟朋友比工作重要。”

姬霄说前不久徐静蕾跟他发了次很大的脾气。原因是所有电影物料的对接不明晰,很多宣传计划临时抱佛脚。可见两人前期的沟通很明白,遇到问题时,就事论事双方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姬霄曾建议徐静蕾在电影宣传的时候,让朋友帮打打广告,徐静蕾回“不好意思”。他说她太矫情。对此徐静蕾是这样回应的:“他说我最大的矫情就是不想矫情,反正我是被他绕进

去了。何况二皮脸如我,听到对自己有趣的讽刺,还蛮开心的,觉得其实找对了人。对,矫情就是我的标签。

“你是那种不能跟Ta 说真话的导演和老板吗?”这是我比较好奇的。

“我觉得我不是!”徐静蕾给出的答案很明确,稍后她又继续说:“但说实在的,仍旧很难避免。所以我问姬霄我到底哪儿矫情了,让他一件一件给列出来,但他列了一个月了,还没给我列出来呢”。

 

“我就是喜欢真实自然的,我觉得那样才是美的”

“这么可爱淡定乖巧有灵气又有个性的小姑娘,大爱。”

“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光芒乍现,阳光,天然,美好,简直看不够。亲妈心又上来了。”经常关注徐静蕾的微博,会发现,这一年多,她经常会发一个清秀的女孩和一个阳光男孩的照片。这两个人就是她公司新签的新人李庚希和朱致灵。由徐静蕾监制的网剧《同学两亿岁》就是由他们主演的。

“签新人你会有自己独特的标准吗?“我肯定有自己的标准,必须是我喜欢的样子。绝不找那种整容脸,我喜欢自然生活化的的风格,李庚希真的特别可爱,她马上就17 岁了,她说她老了”。说完,老徐很无奈地笑,然后一摆手,“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总觉得李庚希有《将爱情进行到底》时期徐静蕾的影子。

“有可能,我喜欢的类型一定跟我有关,我就是喜欢真实自然的,我觉得那样才是美的”。

目前徐静蕾签了六七个新人,问她从哪些渠道找到的?

她说有朋友推荐,也有来自合作的台湾公司。在她看来,女孩优秀的比较多,要比男孩好找些。至于原因,老徐分析跟时代对男性审美的偏离有关。

“我觉得男人最重要的是气质,气质从哪儿来,主要是家庭和教育。现在的家庭对男孩太宠着了,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严格,所以体现出来的感觉就不一样。老徐欣赏的男性是有修养有个性有男性的阳刚之气。这次她拍《绑架者》中的两个男演员,黄立行和明道,都是完全不化妆的。她说男人就该有点男人的样。

 

“靠混圈子出来,你自己不觉得丢人吗”

徐静蕾刚出道时演了许多偶像剧,被大家定位为玉女,当时的代表作就是《将爱情进行到底》,我也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采访她。之后,每逢她有新作品推出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次对话。这个过程,也见证了她的成长和每一次转身,从玉女到才女到博客女王再到导演和监制。这几年老徐多是以导演的身份出现,题材涉猎也亲情、爱情、职场商战到如今的动作片。

Q :你曾发过一篇微博,说偶尔翻到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时的剧照,回想起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看到20 年前的照片,会非常感慨吧?

A :我真的觉得,我的人生,虽然也是付出了一些努力,但确实还是非常幸运的。看到那时的照片,真的很有感慨,我真的是什么年龄干了什么年龄的事,有的人从小就演比较成熟的角色,但我就是小时候就演了小时候的,其实是把人生最美的瞬间都留下来了,虽然那个时候也不觉得自己美,但现在看就觉得好美啊。等再过20 年,我们也会觉得自己现在是多么美好,所以千万不要对自己的任何年龄妄自菲薄。

Q :还有一点让我也很感慨,就是戏里你们这些演员,20 年后,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和命运都是不同的,这是当时根本想不到的,是不是?

A :对,人生就像一部肥皂剧一样,仔细想想真的每个人身上都发生过很多狗血的事情,有的人可能结婚又离婚了,当然也有人是比较平稳比较顺的,但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些经历吧。其实我们大家前不久聚了一次,李亚鹏、寥凡还有导演张一白,编剧霍昕都来了。

Q :大家在一起抚今追昔吗?

A :不太会回忆过去,其实都是聊现在。因为我们这些人一直都有联络,好像一起回忆过去都得是好久不见的人。虽然,大家看起来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但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么熟悉的人来说,我觉得还是一样的,都还是那个德性。真的就像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个时候谁也不是谁嘛!徐静蕾不是这个徐静蕾,李亚鹏也不是这个李亚鹏,寥凡也不是这个寥凡,都是一些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包括张一白也不是今天的票房大导演。大家一起就是小伙伴的感觉。(李总还是有点傻傻的吗?)哈哈,有一天他跟我说:“徐静蕾,你以后不许管我叫李大傻,我说好吧,那

我不叫了”。(笑)

Q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身份有许多变化,但是个性一直没怎么变。都说在娱乐圈生存,得要混圈子,维护各种关系,但我看各种扎堆的地方都没有你,你是不好这些吗?

A :我还是有一些很传统的想法,就是我觉得看一个人到底行不行,还是要靠作品和实力说话,你混半天圈子,全世界您都认识,奥巴马你认识,特朗普你也认识,有什么用啊,你没本事还是没本事。而且靠那些东西出来,你自己不觉得挺丢人的吗!也许,我这种想法挺老古董的,但我就认为这样是对的,我也不想改变。刚才说了,我已经觉得自己超级幸运了,得到很多东西了,我不需要那些来完整我自己。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不想浪费那么多精力在那些上面。而且我觉得事业只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人生,人生最重要的是后面那个部分,你可能要退休了。就像一部电影,你要结尾好看,这个电影才好看。如果把自己所有的人生都陷入到这种很虚空的境地,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我只能做到对投资人负责,对跟你一起合作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负责,这样就可以了,混圈子那些不太重要。当然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有的人就是喜欢这些,我其实很羡慕这样的演员。

Q :这一点,我也很佩服你,因为在一个圈子里面,很多时候不免要向一些人情世故妥协,但我觉得你的棱角依然在。

A :我相信性格决定命运吧,而且我觉得性格的养成和家庭带给你的教育相关。但很多时候,这是人无法选择的,只能说有的人很幸运,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受到了这样的教育;有的人就没那么幸运,那我们也不能因此就鄙视人家的生活态度。所以我没有反对谁是怎么样,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我只是说这是我的选择,但我不认为我的方式是唯一的。

Q :前几天我看过一本书,叫《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我觉得这本书的书名跟你特别契合,就是“刚刚好”的感觉。

A :我尽量这样吧。为什么我在生活中可以很放松很开心,不会为任何事情着急,就是因为我心里真的非常感恩。虽然也碰到一些挫折,比如说情感方面的一些问题,也会碰到很多事情自己认为是挫折的,比如说有的时候情感方面会发生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全部的问题和挫折带给我的都是非常正面的东西,我所有接触的人和事情,其实都给我带来了很多美好的东西。所以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情是值得去着急,值得去较劲,值得去不满足的。如果我还有任何不满足,我就得抽自己,就是真的非常好。

Q:你的个性是善于说NO 的人吗?我觉得你做事是很果断的,就不会拖泥带水不会在两者间犹疑。

A :也会,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反差。我之前也觉得自己的灰色地带不多,灰色地带就是你犹豫的地方,就是“做”和“不错”交叉的地方。

但是跟我男朋友相比,我就觉得我的灰色地带太宽了,他完全没有这些,所以从不纠结,我觉得那才是我学习的榜样。就是他有自己的一个标准,标准之上YES,标准之下NO,然后有一个缓冲余地。我觉得这样的人特别好,不是固执到完全不听别人劝了,也不是一件事会纠结很久很久,就是黑白分明。(但是这样的人是稀有动物啊!)是挺稀有的,所以说是榜样!

 

“科普冻卵,给大家多一种选择”

 虽然外界传闻徐静蕾和黄立行在一起很久了,但她很少在公开场合提过男友的名字。徐静蕾与黄立行因拍摄电影《杜拉拉升职记》而结缘,之后又相继合作了电影《亲密敌人》和《绑架者》。两人在情感上一直有低调示人的共识,而且徐静蕾早就亮出过暂时不婚的态度。

Q :我知道你跟男朋友相处的非常好,感情一直很稳定。那现在婚姻还没有排在你的日程表上吗?

A :完全没有,我没有什么计划,工作中我可能还有点计划,生活中根本没有。还有,因为我们算是异地恋,将来也许有一天可能会有签证的问题,但目前这些情况都没有发生,所以我觉得它就没有排到我的日程上。也不是反对结婚,只是我觉

得现在没有什么必要。

Q :还以为你现在有了要孩子的冲动了呢?

A :没有,虽然我都存了卵子,那是我给自己的后悔药,万一有一天我想要小孩了呢? 毕竟会受生理的限制。但是现在我完全没有,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Q :说到冷冻卵子,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隐私的事,但是你却愿意坦诚地说出来。

A :这个事吧,我还真的想要好好说说,因为我觉得很多人有误解。首先我听到最大的误解,就是说特贵,说什么好几万美金,普通人谁付得起啊,也就你们这些演员或者有钱的人才怎样怎样。我说良心话,一万美金就够了,就六万多人民币。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也不是小数字,但

是比起将来你想要一个生命来说,这钱怎么都能省出来。此外还有一些科普方面的误区,比如说女人一辈子只有多少个卵子,如果提前取出来,就会衰老什么的,这完全是不科学的说法。我告诉你,一点都不会,你看我老了吗?!

Q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觉得取卵是一件很痛苦的过程。

A :一点都不痛苦,真的。因为我是最忌医讳药的人,我属于一进医院,吓得什么病都好了的那种人。我做了觉得一点事儿都没有,而且是全麻手术。当然有一个问题,我之前也问过医生,说全麻会不会伤脑子,变傻了之类的,然后医生就说“当然不会,一天就会代谢掉”。

其实,我为什么愿意说这些,就像你说这是很隐私的事。就是看到太多人被一些所谓的观念和不科学的东西所桎梏,觉得有义务把它说出来。虽然它是我的隐私,但如果说出来能帮到更多的人,让他们多一种选择,我就是在做一件好事。让我想不通的是,明明是一件对人类幸福有好处的事情,为什么很多人要那么排斥。其实,我的一些朋友做了这个,已经有了孩子,他们都非常开心。

Q :我是觉得如果还有要孩子的打算,现在要会更好吧。毕竟现在的身体和精力会比以后好些。

A :我觉得不好,因为我如果要孩子的话,我应该不会工作了,至少不会做像现在这么伤脑筋的工作。那我觉得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得对这个生命负责,如果我到时候没有时间管他,或者我天天为工作焦虑,就是对孩子不负责任。所以,如果我将要孩子,我可能不工作或者极大地减少工作量。

Q :在要孩子这点上,你跟男朋友是有共识的吗?

A :对,有共识,为什么我们可以完全不吵架,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都有非常大的共识,这也是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的一部分。

Q :所以你们这种相处的方式,很让人羡慕。能否分享下其中的心得?

A :我觉得首要的一点,就是互相尊重。你要尊重别人的现在和过去,尊重别人的性格独立。千万不要想着改变别人,否则事情就会变得很糟糕。一个人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由他过去的,不管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的经历造就的,你要改变他过去的那么多年,那你何必找他呢,你就找别人得了呗。所以我觉得互相尊重非常重要。其次,永远要有感恩的心,就是尽管已经是家人,但他仍旧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为我做了一件哪怕是很小的事情,我都要感谢。我觉得做到这样,就没有什么架可以吵了。

Q :但是你们的个性和生活背景是有些不同的,在一起生活磕磕绊绊是难免的,那如何来解决矛盾和冲突呢?

A :对我来说,我欣赏他那样的,我觉得那样的人活的比我好,不累,很开心。所以这个欣赏很重要,就是我不觉得他那样是缺点,我觉得那是优点。比如他有点慢,有人觉得这是缺点,那我会反过来想,慢点不好吗,那么着急干嘛啊,过日子到底能有什么多着急的事。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有两面的,你说这个人慢,他真变成一个特别急躁的人,你行吗?我不行。那你说他不爱出门,天天在家就是待着,或者说事业上没有太强的上进心,我觉得这也挺好的。谁规定了一个人必须要有上进心,那种松驰的生活我觉得才是生活,如果人家这么幸运能享受其中,我干嘛要打破人家的状态,非得让人家特有上进心,天天去名利圈里打滚儿去,我觉得这也太蠢了!当然,我不反对有些女孩儿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老公努力上进,那是她们的选择。我的选择只是我的标准。

Q :在外人看来你们两个都是挺自我挺强势的人,就感觉两个强势的人在一起生活,好像经常会有针尖对麦芒的感觉。

A :应该说,我们俩都有很强势的一面,他肯定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当然了,我都已经检讨无数遍了,但这是在工作中。生活中的我完全相反,不强势,不唱

反调。就比如我们家装修,有一天他跟我说要定一把椅子,就像《权力的游戏》中那个王座一样。我就想把那么大一个椅子放在家里,而且上面全插满了刀。我听了,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是我还是答应了,说“买!特别好!”我就觉得那怎么了,虽然挺奇怪的但也挺好玩的。当然后来他没买。就是生活中我不太爱唱反调,因为我觉得都可以。你说有什么事情是原则问题啊,原则问题在工作的时候会有。生活中我吸取了我妈妈的教训,我妈妈是一个什么都做了,但就是因为爱唠叨,老批评别人,常常吃力不讨好。我就想一定不要当我妈,还是多说点好听的话。所以你看,那么大一把椅子,高三米厚三米,上面又插满了刀,放家里,我都咬着牙说,没问题,想买就买。其他的还是事吗?!

Q :其实你真的拦着不买,他可能就买了……

A :其实我觉得我挺油的,当时我心里确实想,我就不信你真买。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家的卧室有一个男人的雕塑,完全是铁丝拧成的,黑漆漆的一只大脚,是他从日本运过来的一个艺术品。这个本来是要立在我们家卧室里的,我都同意了,后来就因为太重了,一直立不起来,就这样我都允许它在我脚下躺了得有一年了,最近才搬走的。反正生活中有许多事,如果你较劲,确实会有一些问题,你说谁会同意把一个这么恐怖的雕像放卧室里啊!还是一男的。但你要反过来想,这也许是一件挺好玩儿的事情。所有事都看你用什么角度看,你把它当成一个有趣的事情,它就真的有可能有趣。我当时就不信它会放我脚底下一辈子,有时跟朋友讲起就当是一个玩笑,还挺有意思的。

Q :你们现在恋爱多少年了?

A :差不多七年半。

Q :七年半,已经安全度过七年之痒了吧?偶尔痒一痒吗?

A :一点儿都不痒,没有什么痒的感觉。

Q :我们通常认定一份好的感情是天长地久的,你也是这样的标准吗?还是你觉得只要曾经拥有就好了。

A :我觉得这是标准,但这个形式是可以变的,比如说我跟我以前的男朋友关系很好,那虽然我们现在形式上已经不是男女朋友了,但至少还是像亲人和朋友的感觉,比如大家有什么事情,也会花时间和精力去想我怎么能帮他,或者我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很好意思去跟人家讲。所以我是相信有天长地久,只是形式上未必是同一种形式的天长地久。

最后修改于 星期五, 05 5月 2017 10:41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