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半老徐娘唱赞歌

给本项目评分
(4 得票数)
为半老徐娘唱赞歌

陈洁仪 才记住你的名字,就开始祭奠你的离开

听了半宿的陈洁仪,一曲一曲一曲一曲,感觉像是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心脏,这么描述有一些惊悚,但真的是,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叮叮当当的。

她能还原回音乐的当时的年代,她若是歌女,自能唱出“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幽怨来。

韩红能说,韩红对她的评价非常精确:暗涌,她喜欢暗涌的音乐,所以她把第一名的票子投给了她。

陈洁仪——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东南亚那一代的华人都愿意把女孩子的名字起成“洁”、“仪”这样的字眼,好像叫了这样的名字便能仪态万方了。在陈洁仪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曾经在伊丽莎白女王的御前献唱,早年凭借《心痛》、《逼得太紧》等专辑获得“最受欢迎女歌手”、“流行乐坛卓越歌手”等奖项。跟张学友演出《雪狼湖》的时候她还年轻呢,那是在1997年,当时引起了挺大的轰动,那时候她还年轻,短发,眼睛大大的,在舞台上特别有活力,声音高亢嘹亮,大家都很爱她。

比如歌手王力宏,他曾经视陈洁仪为偶像,还有一次在公开场合说暗恋陈洁仪之类的话。

看她的履历,曾经在新加坡做过公关,还是一家很有名的公关公司,想来之前应该是能够间接的打上交道吧,没准我的哪次新加坡之行,是来自于她的指令。

后来,也就是2009年,她又开始复出唱歌,但是她的精神面貌,跟原来也截然不同了——原来她瞪着大眼睛,像是快乐的云雀吧,现在呢?

这几年她年纪大了,看她的演出和她的样貌,显得比她实际的年龄更老一些(1972年出生,今年应该是42岁)——跟那些女妖精们不一样,她愈发端庄,没想到能端庄出蔡琴的风韵来,能看到她在舞台上的稳,能听到她声音的起承转合,暗涌——韩红这个词用的真好。

新加坡国宝级的艺术家,在那个狭小的国家,这国宝的称谓应该对应中国的刘欢这个级别吧,再次也应该是韩红。

在舞台下面,听张靓颖嘶吼也能被唱哭的脑残粉们,怎么能理解陈洁仪音乐中的复杂的成年人的情愫呢?

我是觉得,听一个唱歌的女人的歌的同时也要听她说话,她说话的腔调、节奏,以及声音的通透力。

陈洁仪讲话的腔调很像是多年前和我面对面聊天的那个女歌手林忆莲,就是那种清脆的叮当作响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很清楚,每一段话都蕴含着节奏,她们是真正的港台腔,但她们不强调它,细听她们在努力的把港台腔接近成普通话,尊重和她们对话的人,随意中的亲和,又能够打动人心,她们的歌也是那样!

请允许我再一次为半老徐娘唱赞歌,因为她们真的是唱的太好,太入我心。不过遗憾的是,普世的价值观还是欣赏声嘶力竭的起高音,还是欣赏空洞无物的花腔调。

若是陈洁仪给选下去,径直走掉好了,没有营养的舞台,不需要留恋。

 

 

编辑/张纳 文/张纳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