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潇肃:并非热爱表演,那是一种生理需求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凌潇肃:并非热爱表演,那是一种生理需求

凌潇肃

中国内地影视男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2002 年,凌潇肃出演《关中往事》,正式出道墩子一角深入人心,还在电影学院读大学三年级的凌潇肃一炮而红。

2006 年,主演电视剧《跤王》。

2009 年,主演《一路格桑花》里饰演文艺青年李青格;同年出演电视剧《郎心如铁》饰演公安卧底韩杰。

2011 年,凭借《回家的诱惑》中获得优酷影视盛典最具人气男演员。

2016 年,主演《情谜睡美人》、《幸福在一起》热播。

2017,出演《斗破苍穹》饰演韩枫;同年,参加浙江卫视演技竞演类励志综艺《演员的诞生》。

 

凌潇肃,在硬朗的外形下,细细的单眼皮里盛满他所有的经历,意味着他是一个简单而直接的个性,不喜欢装是他给予我们最大的真诚。

 

他只有一个自我身份认同——演员,对于表演,他认为不是热爱,而是一种生理需求。

 

他不喜欢活跃于网络,更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深知作为演员,应该低调地生活,唯独在表演时才该锋芒外露。

 

如果非要说对凌潇肃有何印象,那就是真实。他是一位我见过完全不把自己当明星的人,采访当天,凌潇肃自己驾车从北五环开到东五环的摄影棚,一见面就有一种朋友间的寒暄,告诉我春节吃胖了十斤,就差脸上写上满足二字。然而,即使胖十斤,身上还保留着当初国家一级运动员的体形。不保养皮肤的凌潇肃倒是被时光修饰得越来越有味道。之前,我们只是通过电话,唯一感觉就是他做事认真。见面一聊,才觉察出这个正儿八经的西安汉子,不仅懂得沉默与隐忍,还是一个被帅气外形耽误了的逗比。既矛盾又有趣的双子座大男人,时而自嘲,时而带来一碗暖心的鸡汤,推心置腹的一翻对话,直接到让人无从下笔,因为有种东西是无法完全用语言描写的,唯恐被人误解。

 

真的有那么多人关注我吗?

 

一说凌潇肃参加《演员的诞生》受到了关注,被人夸奖演技,他立马说:不不不,真的有那么多人关注我吗?我演得真有那么好吗?他的这个问题不是疑惑,而是经过他自己的逻辑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我觉得大家都没说实话,明明我是一直被谩骂着,往前倒回去八年,我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吧。后来,有人说,周围还真没有没事就整天八卦你的人。于是,经过这些年,我明白了,你所感受到的世界未必是个真实的世界,你所感受到的世界只是你想象的世界。你觉得全世界人都在骂你,其实全世界人很忙,真的没空骂你。我妈安慰我也说过,儿子,大家都挺忙的,哪顾得上说三道四,即使说过,也是说一句转头就忘。同理可证,如今大家都说我被人关注,火起来了,其实没有,全世界人依旧很忙,也没空关心我那么多。同时,还能推断出,网友骂的凌潇肃,也可能是他们幻化出来的一个人,因为他们并不了解真正的我,也不了解具体情况。

 

的确,家务事,旁人又怎么能从精心策划的公关稿以及媒体的窥探中得出真相呢?

 

所以,你会明白,过去那些是泡影,现在也只是泡影,这一切都是大众的狂欢。凌潇肃仿佛看透世事说道。

 

曾经的那场风波,让一个开朗活泼阳光的大男生变得忧郁。在我没有离婚之前,我一直都以为我是一个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人,但是当那个事件发生,全世界人都在网上骂你的时候,我这个网盲,竟然都能从门缝里听到这些声音,我就坚信这个世界已经抛弃了我。当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你能活下来都是奇迹。如果有人侵犯我的权益,我可以找律师告他,可是那件事蔓延多年,没有一个机构能让我申辩。随之而来的,我拍的戏推不出去,我也只能在家待着,我不知道哪一天能见天日,谁?能帮我把头顶的井盖推开。就是这种绝望的心情,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种财富。所以,这一路荆棘,让凌潇肃开始不自信,这就不难解释《演员的诞生》中,表演导师宋丹丹夸奖完凌潇肃后,凌潇肃是那样一种神情和状态。对,我不自信,可是我凭什么自信?当你承受全世界人对你的指责后,哪里还可以自信?我曾经多么期盼能从五指山下蹦出来,但是我不知道是哪天,也许现在时机到了吧,我感谢造物主给我设计了这么多关卡,将来有一天,如果我演绎咸鱼翻身,相信没人能演得过我。

 

我有不自信的理由 我也有自信的理由

 

能如此客观理性的对待,还不妨幽默一把,凌潇肃的思维还是很有趣的。其实他从小就是一个想法独特的孩子,我与同龄人的想法始终不同。小时候,其他孩子人手一个游戏机,我却不明白有的同学为了一张魂斗罗的卡,只要能带他去打半小时游戏,让他干什么都可以。这个爱好我不理解。他们也不理解我,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完全对游戏不感兴趣?长大后,当所有人大学毕业忙着找戏拍,开始奋斗事业时,我想的是要成家,遭到周围人的质疑,也有前辈问我这么年轻就想结婚,考虑清楚了?你才谈过几场恋爱就如此肯定?我说想好了。强烈的想先成家后立业,这与凌潇肃的童年有着很大的关系,岁半的凌潇肃就被送到全托幼儿园,一周被接回家一次,以致于他感受不到家的温暖。我的父母工作很忙,有时忘记了也就没来接我,我是与一帮不爱你的人在一起长大的,我感受不到爱,至少不是父母那种爱。这是没有上过全托的孩子无法体会的。哪里像我儿子,现在我们家犹如圆桌会议,儿子被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一起众星捧月。然后,在我岁时,父母离婚了,我仿佛没有家了,虽然父母还是对我很好,可我由于父母的分开感觉自己也分崩离析了。导致我读高一住校时还会不适应,很怕离开家,感觉外面的世界不安全。家对于我来说就是寄居蟹的壳,不允许被外界所干扰的。我对成家有着莫名的执念吧,这也就是我为什么选择23 岁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的原因。我从小就渴望有个自己的家,与我的爱人一起打造一份温暖和安全的港湾。

 

但是,23 岁的这个决定,如凌潇肃所说,他敢于一毕业就进入婚姻,也愿意承担责任,不过最终还是玩砸了,在当事人都没法说清道明的状态下,外界开始出现各种声音。我义无反顾的,我非常努力的,但是不管什么原因,没有经营好。我以为笨鸟先飞就能赢,可是事与愿违,我败得一塌糊涂,完了还要忍受世人的唾骂,自己俨然挫败到极点,都痛苦到极点了,还要接被人飞过来的砖头。唯一能让我有一线生机,有一丝快乐源泉的,也是让我有一点自信的,就是我的角色,就是我的表演。那个时期的凌潇肃很自卑,不愿意再以凌潇肃这个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演戏成为他疗伤与治愈的最大途径。

 

表演对我来说是一种生理需求

 

谈到演戏,凌潇肃成为演员并非是他的第一梦想,虽然我出生在所谓艺术世家,你们认为我受到了家庭的影响,也许是我身处其中不自知吧。但是,从小到大,我的确没有被家人刻意往演员这条路上培养,声台形表,哪一样也没教过我。当然,要说我潜移默化受到家庭的熏陶,这点我是承认的。我姥爷是陕西戏曲研究院的院长,国家一级编剧。我爷爷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我爷爷的哥哥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凌子风,他不仅是新中国电影奠基人之一,也是中国第三代导演的代表之一。凌子枫的太太石联星主演的《赵一曼》是部经典之作,这个角色还让她获得了第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包括我妈妈傅小健也是导演。可是,这一切对我表演有多大帮助呢,我还真没出演过他们的戏。

 

凌潇肃从小生活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内,经常会去看拍戏倒是真的,但也纯属小孩看热闹,那个年代,每天写完作业吃完饭,也没其他娱乐活动,就会跑去看拍戏,其实跟如今的粉丝去横店探班一个道理,只不过我离得近,也就200 米距离,随时就能去。那个时候,压根谈不上喜欢表演,或者说将来要当演员。后来考大学前,我是想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或摄影系的,毕竟受到我爷爷我妈妈的一些影响吧,他们是我崇拜的对象。

 

为何最终考上了表演系?凌潇肃的回答是直接又实在,就是文化偏科怕考不上导演系。我小时候的兴爱好是画画,再就是参加体育运动,从来没对表演产生过什么兴趣。至于选择表演系,也是被迫吧,为了考上大学。考导演系对于英语与数学是有单科要求的,我肯定过不了,退而求其次考了表演系。至于你问我热爱表演吗,真谈不上,你热爱吃饭吗?热爱睡觉吗?管你热爱不热爱,你也会去做,对吧。表演对我来说,是胜过热爱的,是一种生理需求。

 

凌潇肃是在18 岁接触的表演,但是他从小就是个电视迷,跟爷爷奶奶看《渴望》,还看过很多特别久远的电视剧,他的同龄人都可能没看过,比如李幼斌老师的《潮起潮落》,我现在都还记得主题曲。紧接着凌潇肃就哼唱起来。还有陈宝国老师与一名叫常远的女演员,拍摄的《罪证》,每天晚上15 分,全家人守着中央一台,开始观看,我那时候也是追剧的人,这是一天中特别让我乐呵的事,即使当时我特别小,也能看出一部剧好不好,喜不喜欢。

 

凌潇肃的演技还是可圈可点的,回顾他的表演事业,2002 年出演了《关中匪事》的男主角墩子一角,深入人心,让还在电影学院读大学三年级的凌潇肃一炮而红。2006 年,主演电视剧《跤王》。2009 年,主演《一路格桑花》里饰演文艺青年李青格。2011 年算他至今事业上唯一一个小高峰,凭借《回家的诱惑》不仅获得了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三等奖,也获得某影视盛典最具人气男演员。随后一场风暴就跌入人们看不见的谷底,拍着不知名的电视剧,很少活跃在观众们的视线中。直到2017 年,凌潇肃参加《演员的诞生》,再次被人记住。可是,凌潇肃认为那场表演,就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表演,什么教科书式的表演等褒奖有点夸大其词了。你想,当年被人骂成那样,如今被人捧成这样,不可思议……我的演技真没有那么好。也许正因为他的经历导致他对自己要求太苛刻吧。

 

有报道称凌潇肃在事业低谷期,在家大发戏瘾,经常拉着老婆唐一菲飙戏,哈哈,又被人演绎了,你看,就是这样,我给你讲述一件事,你去告诉第二个人,他再告诉第三个人,可能就会有偏差。我家也不是话剧舞台,想演戏就演戏。其实,我是经常在家发一些无名之火或是有情绪了,按理来讲一点点的小事也不至于,换个人可能就觉得我有病吧。但是我老婆就懂我,知道我怎么了,很淡然,也会配合我的表演,还会拍拍我对我说,好了,这戏演过了哦。因为她是我老婆,我愿意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就像我儿子在我们面前也是肆无忌惮,喜怒哀乐变化之快,这就是家人的关系,也正因为是家人,就算我有病,我老婆也有药治。当然,我在外面是需要控制情绪的。我不知道我是否讲述清楚,即使按照原话复述出来,也许旁人也无法领悟到其中感受。

 

现在的凌潇肃,陆续开始接到很多的剧本邀约,但是他坦白说,都需要认真选剧本,因为演员不是全能型的,再好的演员,也不是千面人,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演的,而演技的磨练也需要好剧本,否则就是瞎演,是毁演技的。演员也需要导演的赏识,觉得适合出演哪种角色,而非自己想演什么就一定行。作为演员,不要过于高估自己,也不要低看自己。至今,我还是在寻找自己到底适合什么类型的角色,我这棵树,38岁,和一棵同样树种的80 岁的树是无可比拟的。比如这个树种就是80 岁成材,你说我现在38 岁就成材了,我也不会认可,我肯定到达不了80 岁那棵树的密度和材质,即使把我和他都做成器皿,也会有很大区别。放眼望去,你看着别的树种,也许他们10 岁、20 岁、30 岁就成材了,就能被人做成尚好的器皿了,我也不能着急,需要平衡自己的心态,因为一棵树成材需要阳光、水分、气候等综合因素。但是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心眼儿,目前肯定不适合出演心机男,比如老谋深算、阴毒那一类的。我更适合直接而简单的表演方式,另外,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对我不熟悉时,觉得我很严肃很正经,跟我聊天后,都觉得我很逗,我也不是刻意去逗,我只是说了大多数人不敢说的真话罢了,我觉得自己尝试下喜剧也是不错的。凌潇肃笑笑说:谁不想上好戏?我选剧本一直有原则,就是努力上李安、张艺谋、陈凯歌、斯皮尔伯格、陈可辛等导演的戏。在没有他们导演的戏找我时,我也是尽可能选择好剧本。

 

目前的凌潇肃还是失业状态,还没定下来拍哪部戏。他更多的时间投入在琢磨演技中,会一遍遍的去看好的电影、电视剧,以及很多获奖的影片,比如《教父》、《教父》、《美国往事》、《克莱默夫妇》,他说:我反复地看,每次看都会看出新的东西,天天都在研究为什么别人能把戏演得如此好,我的差距在哪里,如果让我去表演,我会怎样演。如果让凌潇肃不去演戏,最愿意做的事,他说还是与表演相关,就是去当一名表演老师,与大家分享自己的表演经验。

 

我没把自己当过明星

 

对于恋家的凌潇肃来说,失业在家也是一段好时光,可以陪伴儿子成长。为此凌潇肃也吐槽:我儿子现在岁多了,就是一熊孩子,我当爸爸后心态也没多大变化,可能也是我自己没感觉。因为我家里带孩子的人太多了,我就插不上手,每次我都在想,我是他亲爹吗,怎么就永远轮不上我呢,哈哈。期盼儿子快点长大,能跟我一起玩。可以感觉出来,凌潇肃对儿子的期望就是平安快乐的成长,作为父母尽量给予孩子更多的爱。

 

除了陪伴家人,凌潇肃的生活特别简单,他依旧不爱上网,不喜欢被虚拟的信息时代催眠,玩微博也是2017 11 月才开始,大概他还保留着小时候不玩游戏机的脾性,觉得那都是虚幻的。作为演员,凌潇肃觉得只要让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就好,不用高调地展示自己。演员要学会藏锋,积蓄能量,这样才会在合适的机会绽放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演员的诞生》那么短的排练时间,他能准确抓住赵得意这个角色特点的原因吧。

 

凌潇肃生活中最喜欢的事情,是发呆,唐一菲出门12 个小时后回家,凌潇肃还坐在沙发上原地不动的发着呆。你问他的思绪都在干什么,他也不记得。其实就是一种冥想吧。

 

从小喜欢画画的他,现在觉得与小时候相比,似乎没有了想表达想画的东西。小时候可能有点附庸风雅,也有虚荣心,觉得大家都画得不如我,现在觉得其实没什么。扪心自问,没有那么需要用绘画去说些什么,因为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表演上了。反而是近两年来习练书法让他舒心,看他的微博,一边听着京剧一边写着字,说静心,都有点让人费解,如此嘈杂的环境,怎么会静心?我喜欢大家聊着天,一边听着一边写字,若让我一个人独自上阁楼写字,受不了,太安静了,写字不是搞科研,是放松自己,我想听他们说什么就听着,我想专注于写字就写着,一切都在于我。这是一个很舒服的跳进跳出的体验,非常自由。

 

身为演员,护肤健身是必须的功课,跑步健身对于运动员出生的凌潇肃不难,基本每天坚持个半小时。然而,护肤就很偷懒了,我经常早上不洗脸,晚上也不洗脸,逮着什么香皂就用,有时候一菲会说,那是洗头的,怎么用来洗脸了,我觉得没所谓,只要能起泡泡,能有清洁功能就可以。

 

凌潇肃的懒还体现在不爱逛街买衣服,你看我这身运动服,《演员的诞生》时我就穿着这身,整个一个春节,我也是穿的这身,每天下午锻炼时我也是这身,我想的是直到把这身衣服穿破就扔掉,我不会洗它,看着也不脏嘛。我觉得换衣服、挑衣服,出门打扮是件特别为难我的事。可见,凌潇肃私下没把自己当过明星,也不刻意凹造型。什么是明星?凌潇肃说:你看,拍杂志,这么多人陪着我,这不就可以了吗?有人给我化妆,有人给我递水,有人为我安排服饰,你还陪我聊天,都围着我转,我也感受一下我儿子的待遇,大家都宠着我,还要怎样?真的,平时在家,我绝对比不上我儿子重要,也许我说话没人搭理我,但是,只要我儿子一有点动静,全家都得哄着。其实,我不演戏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是人家的老公、爸爸、儿子,我也要处理很多普通人都会处理的事情,吃喝拉撒睡,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还是那句话,我没有什么可要展示给大家的,除了我的角色和作品。

 

Q = 《北京青年》周刊

A = 凌潇肃

 

        普鲁斯特问卷: 著名的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因著作《追忆逝水年华》而闻名的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并在当年时髦的巴黎人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

 

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知足常乐。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外语天分,能说各国语言,我曾祖父精通七国语言,我也希望自己会同声翻译。

 

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我爱的人离开我。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岁月静好(这个词有点装,偶尔也让我装一下吧)。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在我的表演事业上,李雪健老师给我无限的力量,即使我不认识他这个人的时候,光看他的表演,也会给我很多感悟。在认识李雪健老师后,比如一屋子人中,他是最不被引人注目的一个人,我总结这叫韬光养晦,作为一个演员,一定不是在生活中发光,而是积蓄力量,如同一把刀,在饰演角色的时候,拔刀出鞘,让那寒光外露。人的锐利是要保存的,就像跑步五公里,你也是需要知道什么时候该保存体力,什么时候该冲刺。

 

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清楚地知道我很渺小这件事是最伟大的成就。

 

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喜欢旅行,去过马来西亚、法国、意大利等地。要说喜欢的话,我最喜欢去密云水库,就是去看看。我每年都有这个雅兴去组织一场春游。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我收藏的一些我师父的画吧。

 

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最奢侈的是想吃什么吃什么,作为演员,需要保持好身材,我是肯定不会去吃一碗面的,那太发胖了,我会选择吃一碗三文鱼。好吃的陕西面,让大家去吃吧,我已经戒掉了米饭、面食等淀粉类,只吃肉类和蔬菜。

 

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怜悯之心。

 

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不够瘦!脸部线条不够立体。特别想有像张震那样的脸型。

 

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为什么要那样早结婚,虽然那是一笔人生财富,也依然后悔。当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活到38 岁,意识到,人不要去选择力所不能及的事。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隐忍,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都会隐忍,隐忍是一种力量。如果大家只顾及自己感受,那世界就完蛋了。目前,地球承受的都是大家不隐忍的后果,比如塑料、空气污染、水污染。我给自己起名凌杞人,这可能是我一个与生俱来的情怀了,爱操心爱想事,关于环保关于转基因等等。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