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页

告别1号头盔,韩天宇再出发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5 得票数)
告别1号头盔,韩天宇再出发

告别了1号头盔,也卸下了压力和光环,韩天宇发现自己更多的还是心理问题,相比起2016年世锦赛之后对成绩的无比渴望,他现在更能平静看待成败,“比赛的时候只要把过程滑好,结果就不会差”。

 

距离平昌冬奥会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每一位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面前都有一座需要翻越的藩篱,有人必须面对的是伤病,有人需要战胜的,则是自己。

 

韩天宇就是其中一个。

 

正如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所说,“韩天宇需要战胜的只有自己。”

 

微博名为“韩天宇-HTY”的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亚军、世锦赛男子1500米冠军韩天宇,拥有39万粉丝,是现役冰雪项目运动员中的微博大V。

 

平昌冬奥会前,韩天宇正经历着职业生涯以来最大的挑战——2017年整个赛季,四站世界杯比赛仅收获两枚接力奖牌,以及一枚个人1000米铜牌,距离他的巅峰时刻还差得很远。

 

然而平昌冬奥会已近在眼前,韩天宇需要滑得再快一些才可以。

 

索契冬奥一战成名

 

韩天宇成名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那一年他17岁。

 

2014年2月10日,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1500米决赛,韩天宇超越名将安贤洙,以2分15秒055的成绩收获银牌。

 

韩裔俄罗斯短道速滑运动员安贤洙是韩天宇的偶像——他曾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史无前例地获得3金1铜,八年后,又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再次勇夺3金。当在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1500米决赛场上与自己的偶像狭路相逢,并从偶像身边擦身而过获得银牌,韩天宇内心无比激动:“我赢他了,太激动了!当时绕场庆祝的时候,我们两个拥抱了一下,他好像也知道我喜欢他。”

 

自此,韩天宇追平了中国男队在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上的最好成绩,并获得了中国代表团在索契冬奥会上的首枚奖牌。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男子5000米接力赛上中国队发生意外摔倒,这时滑在最前面的队伍已经几乎把中国队落下一圈,小伙子们不放弃奋起直追,终于在韩天宇的最后一棒实现超越,中国队再夺得一枚宝贵的铜牌。这支高颜值的短道速滑男队(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石竟男、陈德全)受到网友的热烈追捧,被冠以“短道F5”的称号。

 

韩天宇把中国短道速滑男队的崛起归功于教练李琰。此前的6块奥运金牌全部来自于女队,男队基本都会折戟于半决赛,阴盛阳衰的局面一直笼罩着中国短道速滑队。而“自从李琰教练带我们之后,我们基本上都是进了决赛还能站在领奖台上。再加上我们几个男孩心比较齐,所以一点点成长起来了。”韩天宇说。

 

2006年都灵冬奥会后谢绝美国的续约要求,李琰回国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她誓要改变中国短道速滑队女强男弱的局面,实现男女平衡发展,在她看来,像韩天宇这样的小伙子,实力是有的,在取得成绩的同时,最为重要的是收获自信,“只要有信心就会有决心去克服困难”。

 

就这样,从索契冬奥会开始,韩天宇的信心被一步步建立起来——2015年世界杯埃尔祖鲁姆站,男子5000米接力金牌、1000米金牌;蒙特利尔站,男子5000米接力金牌,1500米金牌……

 

2016年在韩国首尔举办的短道速滑世锦赛上,韩天宇一人独得三枚金牌,实现多项历史性突破,成为那届世锦赛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在男子1500米项目中,在韩国的主场又是韩国的强项上,作为决赛中唯一一个中国选手,韩天宇顶住压力拿到冠军,摘得了中国短道在世锦赛该项目上的第一枚金牌,之后他又将世锦赛分量最重的男子个人全能金牌收入囊中,填补了41年中国男子1500米项目无金牌入账的空白,重新夺回阔别15年“全能王”的称号。

 

这一年,19岁的韩天宇戴上了1号头盔,成为中国短道速滑男子项目上当之无愧的NO.1。

 

1 号头盔不是那么容易戴

 

然而,所有人的人生都不会那么一帆风顺,身为世界冠军更要面临来自身体和心理各方面的挫折和磨砺。

 

在风光无限的2016年之后,上个赛季,韩天宇颗粒无收——亚冬会成绩不尽如人意,四站世界杯赛,韩天宇只跟队友配合获得了男子5000米接力的一银一铜,而他个人仅获得布达佩斯站一枚1000米铜牌;在自己的巅峰之作世锦赛上他更是惨遭滑铁卢,1500米无缘半决赛,500米止步于四分之一决赛。尽管1000米比赛晋级决赛,却只排名第四,全能成绩更是由2016年的第一排到了第九。

 

看着队友、好兄弟武大靖的成绩越来越好,世界上的高手越来越多,宿敌韩国、加拿大变得更加强大,新秀荷兰、匈牙利也都在突飞猛进,韩天宇的危机感越来越强,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韩天宇告别了1号头盔,也卸下了压力和曾经头顶的光环。对他来说,眼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踏踏实实练好每一天,尽快弥补自己的不足”。

 

每个运动员都会有巅峰和低谷的时候,有些人一旦走过巅峰就再也无法超越,有些人却能在谷底蓄积能量,再次爆发。总结经验,韩天宇发现自己更多的还是心理问题,2016年世锦赛的傲人成绩给韩天宇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1号头盔更让他急于想要证明自己,索契冬奥会的银牌也让他对这次平昌冬奥会冠军更加渴望,但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心里想的东西太多了,经历了上赛季的比赛之后我觉得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要让自己有太多的包袱,想那么多其实是没有用的,就像比赛的时候不要去想结果,只要把过程滑好,结果就不会差”。

 

相比起2016年世锦赛之后对成绩的无比渴望,韩天宇现在更能平静看待成败,如今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心态,能够战胜自我这个最为强大的对手,对他来说就是赢了。

 

2022的召唤

 

2002年,“非典”开始肆虐,国家推广全民健身,韩天宇的父亲为了让儿子锻炼身体,就让6岁的韩天宇学习轮滑。辽宁抚顺的冬天异常寒冷,轮滑之类的户外活动基本全都不适合了,而滑冰可谓天时地利。“那时候我们没事儿就去湖上滑野冰,特别冷,零下30多度”,韩天宇回忆起那时自己虽然穿着棉衣棉裤,可是滑一会儿就冻透了。

 

能滑野冰的时间很短,每年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不过还是让韩天宇觉得非常“爽”,“那时候我们小孩儿们一起一圈一圈地滑,特别有意思”。2005年,韩天宇被招进江苏省轮滑队,从2002年到2006年,他一共拿到了8个国家级冠军和5个省级冠军,共20块奖牌。

 

2006年的某一天,父亲给韩天宇打电话,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后,父亲说,“既然你想练体育,那不如去练冬奥会有的项目,你改短道速滑吧?”于是,韩天宇转到了短道速滑项目,和他一同转的还有另一位运动员梁文豪。索契冬奥会之后,韩天宇抽空回家和父母小聚,父亲自豪地说“你看幸好选择了短道速滑,选对了吧!”

 

“从小我跟我父母一起生活,比较听我父母的话,他们说什么我就会去做”,在父母眼里,韩天宇一直是个乖儿子,韩天宇的每一场比赛父母都会守在电视机前看直播。

 

1996年6月出生的韩天宇今年即将22岁,正是一名短道速滑运动员的黄金年龄。韩天宇想像自己的偶像安贤洙一样,越过低谷,在30岁的时候还能夺得奥运金牌。

 

2022年北京冬奥会无时无刻不在召唤着他,“能在自己家门口参加冬奥,对于任何一个运动员来说都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也是每个运动员的梦想,这是我们现在的坚持和拼搏最大的动力。”

 

时光倒转两年,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宣布:中国北京获得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北京由此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将举办冬奥会的城市。韩天宇清晰记得那一天队里没有训练,而是集体观看公布2022年冬奥会申办城市的电视直播,巴赫的话音还有没落,所有人就都兴奋地站起来鼓掌欢呼,这是中国几代冰雪人梦想成真的时刻。

 

 赛场之外 对话韩天宇

给自己颜值打多少分?

 

韩天宇:我就不谦虚了,你看我微博经常发自拍肯定是有自信的,我觉得我颜值还好,不过比明星还差很多。

 

参加《来吧冠军》第二季录制让很多网友喜欢上你,节目中的状态是你真实的状态吗?

 

韩天宇:是,我参加这个节目时不是很紧张,要是紧张的话就不是那个状态了,所以比较放得开。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真人秀,之前感觉挺好玩的,自己也想去体验一下,去了之后感觉就是录制的时候比较累,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多小时的节目,会录制很长时间。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真人秀的,虽说累一点儿但是也挺有意思的,以后要是有机会还会去参加。参加真人秀之后知名度一下就有了特别大的提升啊,以前关注我的人都是体育爱好者,现在有很多普通大众也关注我了。

 

平时不训练的时候做什么打发时间呢?

 

韩天宇:打游戏。我们没事就会打游戏,但是平常很少有时间打,一般都是训练完插空儿开电脑玩一局两局,然后就要睡觉了。因为我们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按摩,还要自己磨自己的冰刀,给自己的冰刀上刃——每个人的冰鞋都是量身定做的,冰刀的弧度和弯度都是不一样的,你要是磨别人的冰刀的话可能会给磨变了形或磨坏了。周末我可能会出去逛逛街看个电影,我喜欢看一些刚上映的好莱坞电影,比较喜欢看那种有视觉冲击力的大片。我还喜欢打羽毛球,放假的时候跟我爸没事儿就会去场馆里打打羽毛球。不过空闲时间做的最多的还是打游戏,我们全队都在打,英雄联盟我目前处于黄金段位。打游戏一定程度上也能培养我们的团队配合默契,在赛场上我们也有眼神交流,要默契配合,看好每个人交接的棒。不过打游戏时候我们也互相“损”。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