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又拿起了枪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吴宇森又拿起了枪

2017年11月24日,吴宇森导演的电影《追捕》上映。翻拍1976年的日本经典电影《追捕》一直是吴宇森的梦想,一方面是为了致敬自己的偶像高仓健,另一方面吴宇森想要借此机会,重拾他的招牌式“暴力美学”。

 

引领香港英雄片潮流,在港片全盛时期远走好莱坞开创新天地,成为拥有最终剪辑权的华人大导演,新千年重回中国内地……71 岁的吴宇森就像小马哥一样,双枪里有打不完的子弹。如今时代不同了,电影中的故事也现代了。但吴宇森坚信年轻人依然期待看到如当初《英雄本色》那样充满情义的电影。

吴宇森又拿起了枪。

 

这次是重拍上世纪70年代在中国内地引发轰动的日本电影《追捕》。

 

翻拍1976年的日本经典电影《追捕》一直是吴宇森的梦想,一方面是为了致敬自己的偶像高仓健,另一方面71岁的吴宇森想要借此机会,重拾他的招牌式“暴力美学”,回归他最擅长的动作片领域。

 

自从电影《驿站》上映后,吴宇森一直是高仓健的铁杆粉丝,在高仓健生前就一直希望能合作,但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剧本,直到《追捕》找到他来翻拍,“我很兴奋可以拍一部电影向高仓健致敬。我非常尊敬他,尤其是他去世之后,我更加怀念,更想拍部电影来纪念他。就在那个时候,寰亚电影公司给我打来一个电话,想要邀请我重拍《追捕》。我一听就义不容辞地就答应了。”

 

然而,高仓健版《追捕》是一代人的经典记忆,如何超越是一个棘手的难题。但对此,吴宇森已经解除了顾虑,他言语中透露出的更多是兴奋,“我们没有办法购买重拍电影的版权,所以我们只能去买小说的版权。三十几年前的电影,很多故事情节都已经与时代脱节了。我也很想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电影手法来拍这个故事。所以我们把很多的细节都给它现代化,把它改编成发生在现在的故事。比如有一些动作戏,感情戏,还有我的电影一向都比较浪漫,比较风格化,人性化,所以我在这个戏里面也有很多情节尽量去让它符合我以往的元素。”

 

新版《追捕》的剧本经过多次的修改,最终变成讲述律师杜秋(张涵予饰)突然被指控杀害自己的女同事,神探矢村聪(福山雅治饰)奉命追捕杜秋,追捕过程中对命案的证据产生怀疑,开始思考杜秋被陷害的可能性,于是二人协力寻找真相的故事。

 

算起来,吴宇森已经有十几年没拿过枪了。

 

2015年,吴宇森的史诗大片《太平轮》并没有如他所愿驶向梦想的彼岸,而是在市场的汪洋中“触礁”了。上下两部加起来勉强超过两亿,这让当时年近七旬的吴宇森面对巨大的票房压力,更残酷的,是他还必须要面对“与时代脱节了”的指摘。

 

在此之前,他征战内地的另一部电影《赤壁》尽管票房尚可,却同样引发了笑场和调侃,林志玲扮演的小乔那句娇滴滴的“萌萌站起来”甚至成为年度金句。

 

不过,在吴宇森看来,《赤壁》至少完成他的拍摄初衷——“起先是因为有人希望我回来帮一下中国电影,那个时候中国电影是没有世界市场的,很难卖得出去。所以我当时说,要把中国电影推广到世界,首先就要了解外国观众怎么样看电影,他们要接受怎么样的电影。拍《赤壁》之前我做了一个细致的市场调查,问了一些韩国、日本、欧洲的观众,他们说不想再看中国电影,尤其是古装电影,因为里面有太多的仇恨,太多的灰色思想,他们要看一些活泼有生命的东西。”

 

于是吴宇森没有根据《三国演义》来拍《赤壁》,而是“根据真实的历史来写三国”,“真实的历史里没有‘三气周瑜’。我在外国这么多年,我觉得外国人对我们的文化还是有很多的不了解,我更不愿意让外国人认为我们是个小气的民族,为了自身的利益去斗争……我也要让全世界看一下,证明一下中国也有能力拍一个好莱坞式的巨作。”

 

结果《赤壁》在东亚三国连创票房佳绩,在韩国上映,成为票房冠军,在日本上映,更是一举打破日本进口片的票房纪录,达到1.1亿美金,火爆得“超乎想象”,促进了日本人对三国的进一步兴趣。

 

然而,人们还是更怀念他的枪,还有鸽子。

 

连吴宇森自己都说,经常见到一些人,朋友也好观众也好,总会问他“什么时候还放鸽子啊?”就连这次《追捕》的日本发行方一听到有鸽子也两眼放光,立刻买了下来。

 

吴宇森的电影充满了仪式感,在《喋血双雄》中,周润发和李修贤身处一片素白的教堂,白色西装白色蜡烛白色鸽子,枪声响起,血光四溅。

 

他片中的人物一定都是要拿双枪的,还要充满铁肩道义和兄弟情深。1986年的《英雄本色》充满了他个人的情感和经历投射——彼时,吴宇森在台湾度过了三年不如意的时光,电影既不卖座也无口碑,有人甚至直接跟他说“你已经过时了”。“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英雄本色》68分30秒时小马哥说出的这句台词,完全是吴宇森自己的心声。

 

如今,吴宇森依然坚信年轻人同样期待看到如当初《英雄本色》那样充满情义的电影。

 

在《太平轮》启动之初,吴宇森被查出罹患癌症。随着《太平轮》的开机,他终于又健健康康地回到了观众期待的视野里。也许也正是因为患病让自己更加感悟人生,《太平轮》是吴宇森电影中从未有过的女性视角,柔软的、坚强的。

 

电影宣传时,吴宇森每到一处必拉着太太的手一同登台,他还把两人年轻时跳的华尔兹搬到了银幕上。那时候的他对爱情有着一种格外的体会。而当时采访时记者问及吴宇森的健康情况,一旁的太太则插话“嗔怒”道:“电影是他的命。”为了他的命,他可以像他电影里的人物一样,“重然诺,轻生死”,也可以做出妥协。

 

“不可否认的是社会越来越功利,人与人之间越来越疏离,但是我觉得越是这样人们就越想追求精神上的慰藉。在拍《英雄本色》的时候也是香港年轻人失落的年代,他们很迷茫也看不到将来,道德观念的淡薄让有离家出走这样的事件时有发生。那时年轻人的思想非常叛逆,看到日本有些乐队很搞怪,剔半边头,另外半边染成紫色,年轻人也会去学。看到长辈也不尊重。”

 

有一次,吴宇森和徐克先上了电梯,有几个年轻人也上来了,看到吴宇森和徐克就往地上吐口水。这让吴宇森觉得很难过,他想把中国传统的道德观,比如与人见面要保持风度和礼貌,跟父母要懂得孝顺,对朋友要讲义气,对家庭要忠诚,拍进一个故事里,提醒年轻人他们缺少了什么遗忘了什么,要再拿回来的是什么,于是,《英雄本色》诞生了。吴宇森自己也没想到这部电影能感动那么多人。“所以现在拍电影我还是要拍我心目中想要表达的东西,贯彻我一向的主题,可能讲故事的形式和节奏会改变一下,让年轻人更兴奋一点,但是主要的元素是不会变的。”不为潮流所动,同时又为时代做出妥协,是吴宇森的坚持。

 

我觉得枪战动作

应该做出音乐剧那样的节奏感

 

 

《追捕》1976年在日本拍成电影,1978年在中国内地上映,引发了轰动,至今还是很多影迷心中的经典。经典翻拍很容易费力不讨好,因为观众总会去比较。介意比较吗?

 

吴宇森:起初我也有这样的压力,但后来我觉得观众一旦看下去之后就会把它当成另外一部电影来看,虽然我在里面也有插入老版《追捕》的主题曲,还有一些让人难忘的对白,让观众有机会回味一下,也是向老版《追捕》、向高仓健致敬,也向上世纪60年代我最喜爱的那些电影致敬。很久以前我就是高仓健迷,看过很多他的电影。

 

上世纪70 年代的《追捕》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但是因为那个年代的拍摄条件包括资金方面和技术方面的限制,仍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觉得很可惜。这次我接了这部戏,我加入了很多我个人风格的元素在里面,又有很多不同的情节,我觉得这是一部更适合年轻人看的《追捕》。

 

所以这是一部典型吴宇森风格的《追捕》?

 

吴宇森:对。这次我希望在动作设计方面尽量恢复我以往的风格,所谓暴力美学。也有一些动作是根据新环境而新设计的,譬如说大阪很出名的内陆河,很多游客坐着船游览,周围环境很漂亮。之前去那里我就想如果两个男主角在这里发生一场水上摩托艇的追逐戏,肯定会很壮观很好看。

 

拍《喋血双雄》有一场戏是在龙舟上,杀手和警探互相追逐,有如竞技体育一般。所以这次我就设计了一场摩托艇追逐的戏。当然开枪也是我以往的风格,双枪,我觉得枪战的动作应该做成像音乐剧那样的节奏感。

 

关于张涵予,为什么选择他呢?是觉得他像高仓健吗?

 

吴宇森:之前我也想过是不是要让演员演出高仓健的味道,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不要给自己这种压力。我没想过将张涵予变成高仓健,因为高仓健始终都是高仓健,全世界只有一个高仓健,有他独特的魅力、独特的性格,这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要学他要模仿他只会让观众发笑,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这样做。

 

张涵予也有他自己本身的个性,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所以就让他来演绎另外一个杜丘。大家都知道张涵予是一个硬汉,我唯一希望做的是能把张涵予拍得比较浪漫一点,感性一点,还有就是在他的形象上再下一些工夫,把他塑造成硬汉当中又带点浪漫的样子。

 

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好莱坞

 

当年拍摄《赤壁》时,你把一些好莱坞的工作方式带到了国内,比如群众演员的8小时工作制和相对较高的薪酬。拍摄《太平轮》也是不惜工本使用好莱坞的工作模式。这次拍摄《追捕》也是这样吗?

 

吴宇森:是这样的。在经过《赤壁》之后,我很喜欢跟国外伙伴进行合作,无论是题材方面还是别的方面。比如说这次《追捕》的演员就来自韩国、日本和中国,团队方面有中国香港、台湾,也有新加坡的,大家可以通过这样的机会互相学习,彼此加深了解,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人文思想都有很多方面可以交流。尤其是我们原来不是很了解的国家,也有机会可以加深理解,对我个人来讲也可以学到一些新的东西。所以我之后的电影都不限于在国内拍,如果有一个印度电影或是韩国电影、罗马尼亚电影,我也会接受,也会带着团队去跟当地合作,去尝试。

 

大家挺关心你现在和好莱坞的关系,还会回好莱坞拍片吗?

 

吴宇森: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好莱坞,我只是回中国拍拍戏,因为我的主力是在拍中国电影,很多好莱坞大片计划我都推掉了,比如说前阵子很流行的动漫改编电影,超级英雄的电影,我就没有兴趣拍,因为来来去去都一样,不管哪个导演去拍都是一样的,包括剪辑和拍法,大特写是一样的,打斗也是一样的,每一个片子就是换个名字换个演员,缺乏了个性。

 

另外剧情也难以控制,那些原创的电影公司都有他们的要求,大电影需要超人的精力才能去应对,所以我推掉了很多。现在我有一个电影正在准备中,是一个中等成本的片子,关于两个女杀手的故事。因为《追捕》里面尝试女杀手成功了,我想再推进一下——我拍男人太多了。

 

电影《太平轮》宣传时,你每到一处必带着太太,还把两人年轻时跳的华尔兹搬到了银幕上。《太平轮》中的黄晓明从来不把战争带回家,而你也“永远都不会把工作带回家”。你理想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是《太平轮》里黄晓明和宋慧乔那样的,还是《追捕》里杜丘和真由美那样的?

 

吴宇森:我喜欢比较浪漫比较虚无缥缈的爱情,喜欢那种有一点江湖味的爱情,就像《追捕》里边那个女杀手对张涵予的情愫,根本不用说我爱你、我喜欢你,一霎那的爱意就够了。就像很多时候你走在路上会突然对一个人一见钟情,然后擦肩而过,留下一些回味,体味一种短暂的美和快乐。

 

同样,《太平轮》里章子怡和佟大为因为挣扎求生反而更要去抓住快要流逝的爱,那种伟大的爱和勇气也是我很向往的。但这两种爱都是我写诗的时候比较喜欢的,现实中我还是比较推崇《太平轮》里面黄晓明那种有所牺牲有所坚持,既忠于家庭也忠于国家,有一份宽容在里面。

 

现在回到家第一件事还是做饭煮菜给太太女儿吃吗?

 

吴宇森:还是这样,只要她们在,有时间我就去做饭,我觉得做丈夫就像做导演一样,电影从头到尾方方面面都应该承担责任,做丈夫也要把每一方面都做好。做饭可以让自己放松一下,但我主要还是最关注家里每个人的营养问题,所以主菜我会准备少则五六种多则七八种,每种都有不同的营养价值,让家人吃得比较均衡。尤其是在美国,那里有很多垃圾快餐,我不想他们吃太多那种东西,那边也不容易找到好的餐馆,找到了也不能天天去,所以我就要尽量在家里自己做。她们挺喜欢的我做的菜,不过我的小女儿做菜更好吃,她会做意大利菜和法国菜,寿司也会做。

 

我还是忘不了

他监制《英雄本色》的那段日子

 

你同时期的导演,包括你的后辈们,在进入到中国内地市场后,多少都有改变和妥协。你觉得一个电影人应该识时务而变,还是奠定了自己的风格之后就维持不变?

 

吴宇森:看哪种导演,比如说一些非常坚持非常有个性的导演就不会变,另外一些拍商业电影的也许果都拍一样的东西观众也不会买账,他们都已经看过了为什么还要来看?一味去模仿反而会变得不伦不类,观众可能都会觉得学得不像就不要学了。但是我认为我们要学习其他电影成功的模式和原因,比如我以《战狼2》举例。

 

很多人在外国都经历过被欺负、被误解、被仇视的事情,现在国际上很多地方对中国人还有误解,于是很多有过这样不愉快经历的中国人心里有怨气,这样一个电影和他们产生了共鸣。但并不是说所有电影都要这样拍,你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取得观众的共鸣,不一定是《战狼2》那种形式,可能是一个爱情片,可能像《追捕》这样,有让他们感同身受的东西。

 

观众的感受很重要,能够产生共鸣是最好的。我一直觉得我自己跟观众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有很多人很喜欢看我的电影,所以我还是可以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可能在选择题材方面会稍微有点变化,因为我很想要拍关于年轻人的故事,可能我会选择同样情义的内核,但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

 

之前有消息称你跟徐克还将合作一部名为《本色》的新电影,现在进展如何?

 

吴宇森:现在在写剧本阶段,他写他的故事我写我的故事,《本色》的电影会是完全个人化的两个不同的故事,我的是民国他的是现代,他拍的那个我监制我拍的这个他监制,还是离不开情义和浪漫情怀在里面。我跟他有很大的默契,直到现在我还是忘不了他监制《英雄本色》的那段日子。

 

起先《英雄本色》不是我的剧本,他们已经搞了一段时间了,那个故事比较像一般的警匪片,但是我很难带入进去,徐克就说不如我们尝试一下吧!以前警匪片都是黑白对抗,到最后都是邪不压正这样的模式,他就说不如把你自己的故事加到里边。我当年很不得意但是我很坚持自我,甚至有人说我已经不行了。当我把我的坚持和做人做事的方式放在剧情上面,这就使得《英雄本色》变成了一部很个人的电影,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以前法国新浪潮很提倡作者论,即导演就是作者,《英雄本色》就是我个人的一个作者电影的开始。当然里边有很多徐克的元素,他帮我把电影包装起来,我们重新设计了整个故事,从那个时候起我的电影开始有很多我个人的元素在里边。

 

徐克是一个非常好的监制,也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人,我们认识的时候一起看着香港电影的夕阳,曾经立下心愿要一起把电影拍好,振兴香港电影。在拍摄时我们没吵过架,吵架都是在片场外面,一吵完一进片场里边说准备好了,我们两个又马上回到状态,马上又和好了。经过这么多年,我觉得可能我们两个之间又有一些新的火花。

 

我比较老派

你敬我一尺我回你一丈

 

你真的是从来没在片场发过脾气吗?

 

吴宇森:发过,但是不多。我会尽量控制我自己,但是也有很不得已的时候。我年轻的时候看到一些年轻的演员,我不怕他蠢,我怕他胆子小、懒惰、想逃避,我就会很生气,有时候说他一两句,之后我就会跑到没人的地方用头撞墙。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我错了,他做得不好是不好,但是我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说他不好,如果他内心有问题的话可能会再度受伤害,另外他做得不好可能是我没有好好指导他。

 

我撞过好几次墙,有时候实在找不到地方躲就拿道具砸自己的头。后来年纪大了一些就慢慢收敛了。拍《赤壁》的时候,我当时很不习惯这边拍戏的风气——经常骂人,那些副导演或是上级,都是把下边骂得很惨,我在现场经常喊着不要骂了!不要骂了!然后骂那些骂人的人。当时有人告诉我说在内地拍戏必须要这样,不然他们就不听,我说我就是不允许骂人。所以后来拍摄现场都非常安静。

 

后来我也会发一些脾气但是尽量都不会对着人发,有时候碰到一些很不讲理的演员,全剧组都不喜欢他,气得我会走到一个角落去冷静,到拍的时候我会把那些不好事情都忘掉,虽然他人不好演得不好,但是我要把它剪好,引导观众看到他好的一面。有些时候那些大牌明星乱发脾气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想让别人去注意他看重他,以他为中心。有一个片子,就遇到这种情况,结果我还是把它剪好,最后那个人拿了影帝。

 

你遇到问题总会替别人着想,你的电影也是总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就算是打打杀杀也都是很热血很单纯,你的人生观里面没有仇恨二字?

 

吴宇森:从小我父母就教导我要永远为他人设想,宗教信仰也是要说爱人如己,再加上我小时候生活在贫民区,大家有一种共患难的感觉,人与人之间很亲密,互相照顾和关怀,哪家遇到困难大家都会去帮助,一起度过难关,有生老病死大家也会去关心。这使得我从小心中就有一种情谊,有一种江湖义气的感觉。

 

我非常向往这样的情境:找一个性情相似的知己,不管是红颜知己还是兄弟朋友,可以为他两肋插刀,有种侠客的感觉。另外我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无论在金钱上也好在创作上也好,曾经帮助过我的我也一定会回报,人家对我好我会对人家更好,我比较老派,像古人说的,你敬我一尺我回你一丈。

 

但是人家对你不好,你也不会对人家不好。

 

吴宇森:不会。当然有时会有受委屈的感觉,但很快就会过去,因为更多的大题目等着我去思考,所以能够原谅就去原谅,可能他有他的苦衷。但我也不会随意让别人侵犯。人生反正是不能凡事都顺利,每一个人都有优缺点,有的时候你会碰到一个很好的人,你会从他的好看出自己的不好,也可以从他的不好看出自己的好。所以你看我喜欢拍双雄,两个不同性格的人,可以互相借鉴,其实两个人是同一人的两面,善与恶没有明显的界限,有时候他们两个人在思想行为上同样正义,互相帮助,殊途同归。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