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创业这件事很可怕 推荐

赵普:创业这件事很可怕

离开央视一年多,赵普开始从一个专业主播转型成为一个复合型创业者。

赵普的背包里总是带着一包焦枣, 枣子以他的名字命名为普哥

赵普是最早关注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媒体人之一。他担任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加

入原创手工艺电商平台东家目前又在筹备中国匠人大会

46 岁的赵普基本上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他说要不断创造让自己兴奋的部分。

最近赵普又开始新一轮折腾,做项目的同时开始做文创投资,他说想让资金流

净化成福流

 

15个月之前,赵普还坐在主持台前说:“赵普在北京祝您晚安!”

 

现在他世界各地到处飞,变成一个创业者,是很多人不知道的。2017年1月,赵普在微博上宣布加入原创手工艺电商平台 “东家APP”,成为四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而在去年的四月份,赵普还创立了自己的枣子品牌“普哥”焦枣。这一年多,他从一个专业主播转型成为一个综合创业者。

 

他调侃自己:“创业狗身不由己。”不管是网络上的活跃,还是电商创业,46岁的赵普,是个不让自己掉队的人。赵普面前放着两个手机,一个是有微信APP的,一个是没有的,有微信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不时会打断我们的谈话,发来的语音多是创业上的事。

 

他聊起创业激情飞扬,带着自信还有一些隐藏的不确定性。

 

离开央视的一年多

 

说起离开央视的原因,赵普平静地用五个字概括:不重复自己。他的手机相册里存着辞职信的照片:本人辞去现有职务.....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行字,除了苍劲有力的让人羡慕的书法,别无其他。他练书法有30多年了,“我觉得人的充实来自于是不是笃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像我这个年纪,衣暖食饱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绝大部分琐碎的问题没有了,自然就要去做自认为更有价值的事,也许在别人看来这些事没有价值,但我不在乎。”

 

“我在不断寻求突破,不断创造让自己兴奋的部分,也有人把这个叫做折腾,也可以这么说。我现在有几个方向,一个是文化,最突出的就是东家,它几乎是帮我圆梦的;还有健康领域,还有民宿项目,这都是我转型的方向。”一年多参与的两个创业项目,赵普都是走在前台的位置,这和他前央视主持人的身份不无关系。“我们前后台配合得非常好,我在前台,销售的小伙伴们在后台,前后台打得非常漂亮!”赵普说的漂亮是指普哥焦枣解决了滞销问题,东家的月交易额从2016年3月份的100万到年底12月份增长为2500万。

 

他不遗余力的倾力付出,从几个小事中也可以看出。

 

无论走到哪里,赵普的背包里总是带着一包焦枣,“你等一下,我给你尝一尝,告诉我产品体验。”红包装的枣子,logo是一栋徽派建筑组成的“普哥”二字。“当时团队想名字想了两个月也没想出来,我说天天喊我普哥,就普哥吧。”赵普边说边给我剥开枣,“你先别吃,现在看不出神奇的,马上我给你变个魔术。”打开手机闪光灯,从下面往上照枣子是透亮的,“全世界只有一万两千亩的枣子是这样,红枣不行、蜜枣不行,只有焦枣可以。”他说出了一种自豪,而这个枣子的产地,就在他的家乡安徽池州,他曾经在那生活了九年,创立普哥焦枣最初也是为了帮家乡一把,现在他是公司的品宣。和他将“免费午餐带到石台县一样,某种意义上他已成为东家的代言人。

 

前段时间,外交部新闻司的一个公派项目授权环球网组团,叫做“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赵普作为公共外交的一员出访以色列。他带上自己的焦枣,送给以色列的外交官、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奥曼品尝。

 

和做焦枣一样,加入东家APP,最初他也只是帮忙,进行一些战略上的合作。之后,他推出了高山流水计划,邀请了成龙、纪连海、周涛、董卿等为东家代言,做出一系列大动作。现在他还是北京团队的负责人,负责公司的战略与文化,PR组是他分管的一个组,每天都要开五六个会头脑风暴。赵普的手机上也下载了东家的APP,他时常会在上面买一些东西,最新买的东西是一个玻璃的体量壶。“你看这个设计师设计的很漂亮,而且耐高温,就快收到了。”他买这些是为了做用户体验,一般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匠人聊天,测试服务品质和物流速度。他坦言主持人的身份,给他带来好的帮助显而易见,不论是媒体人的好奇心和理性判断,还是积累的各种资源。“我的公共影响力传播力非常强大,这个大家都看得到。我的微博虽然不是几千万粉丝,但传播质量很高。”就在采访的过程中,有三个年轻人过来要求合影,而赵普都一一答应。

 

当然不好的地方也有,“因为我是主持人嘛,别人不相信你的专业判断。容易简单化和标签化。”对于这些质疑,赵普一般不回应,“我觉得事情最重要。如果你的平台受人欢迎,你依然是这个平台的领导者,还和人解释什么呢?不要和人打嘴仗,没有必要,做事最重要。”

创业之后赵普基本上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他其实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并不满意。“应该这么讲,生命状态比较满意。我说生命质量好,主要是指精神层面,因为我在创造,在自我实现,这个过程很愉悦。”

 

不像年轻人创业,中年人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他和家里人做了充分的交流,“创业在这个特殊的阶段要克服一下,但是自由的时间尽量自己去掌握,不然的话还会是个问题。因为生命质量会影响生活质量。如果你身体状况不好,愉悦也愉悦不起来,你说是不是?”让他庆幸的是自己曾经是个军人,因此身体素质非常好,“我有30多年的军龄了。”就在聊天的间隙,他还站起来原地踏步,舒展自己的身体。

 

为传统手艺撑腰

 

加入电商平台,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赵普和他对传统手艺的关注。

 

“我是最早关注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媒体人之一。”早在15年前,他就跟着冯骥才先生共同参与民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当时他在北京电视台时,原创了纪录片《传人》记录匠人手艺的传承,希望能够保护濒临失传的手艺。后来因为经费欠缺,节目被停掉了。

 

其实从央视离职后,他也担任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一个NGO组织。加入东家是邓飞(“免费午餐”发起人)牵的线,在邓飞的介绍引见下,赵普认识了在杭州专为手艺人卖货的C2C平台“东家”。“当时我的心被撞了一下。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没有想到在杭州有另外一群小伙伴,用非常独特的方式去实现,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赵普感叹这15年变化太大了。“和我15年前相比,匠人已经少很多了,很多老手艺已经不存在了,对不起,错过就是错过了!同时我们的消费能力又增强了,移动互联网是技术上非常大的支撑,所以随着时代的改变我们最好将它商业化。”商业化的目的是什么?赵普用三句话来概括: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分享是最好的传播。

 

政府托底,NGO服务,商业承托,是赵普认为最佳的组合模式。“就是想把中国手艺人的故事记录下去,就是想把中国手艺人的活路找到,但是这是一个梦,太难了。这样,这个梦可以走得远一些。”加入东家之后,他也介绍了不少自己认识的匠人入驻到平台上。烟斗匠人雷州陈就是其中一个,“不过这不重要,我的角色的重要性不是我能够把匠人带到这个平台,而是体现在让匠人相信这个平台。”赵普认为,真正打动匠人的是平台让他们相信、容易操作。

 

最近他又策划了一档新的纪录片《不要叫我匠人》,不同于《传人》记录匠人手艺,这次他说要更多的突出匠人和整个社会进程的关系,匠人和匠人的社会往来,匠意本身和这个生命体的联系。

 

“那不叫匠人叫什么呢?”

 

“不知道,这个片子就是带着问号的。想知道答案,请看纪录片,看完你告诉我应该叫他什么,应该叫他大师,还是叫他隔壁小王,一切都可能。”

 

和以往不同,在关注传统手艺的时候,赵普的焦点放在创新上。“设计是脑部创造,制作是手部创造,我们推崇设计思维,因为手艺要创新才能和时代同步,但是我们不是要迎合这个时代。”手工匠人吴龙创造的铁包银就让赵普叹为观止,“我知道有人制作铁壶,但是不知道铁包银,他做的铁壶,铁在外面,银在胎内,雕刻有精致的菊与梅,我被震撼到了。”他还提到北京郊区的一个女匠人,擅长锔补和金缮。“过去人用的粗瓷大碗裂了以后,要用特殊的工艺把它补起来,那是没有粘合剂的,要靠两个锔钉把它粘在一起。金缮不单纯把它当作修补的工艺,而是二度甚至三度创作,当成一种独立成美的创作。”

 

赵普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来自于家庭的熏陶。“我们家算是传统文化氛围很浓,从小我的生活环境是不缺书的,我的父亲母亲都能够阅读古书。小学二年级、三年级就把《水浒传》读完了。”当然成年之后他也会反思,“其实对传统文化的关注是一个体系,你说我只是喜欢一个杯子、喜欢匠人的工艺、喜欢匠心,不是的。它是理解,我们要从人类的高度看自己的文化。你看能够制造出如此精美器物的民族,一定是热爱和平的,享受创造的美。我经常拿这个和外国友人讲。了解这些的时候,手艺就是最好的媒介,它不空洞,手艺是无声的语言,你捧在手心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它的温度,你会从每一个细节上感受到人的存在。”

 

“可怕,这多可怕”

 

谈到创业,必须谈到钱,谈到企业未来发展,这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有人说你太装了,你这都不还是为了钱吗?我还真不是为了更多的钱,因为从财务来说,我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我满足自己足够了。可我现在干的事不一样,它的满足感非常非常的汹涌,它能完成你一个假定,文化究竟和人能够产生什么样的互动关系,而这种互动关系中你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在做这种事儿,所以我当然兴奋了。”

 

在赵普看来,自己在东家上做的事是在提升中国人的美育。“这是我的责任,我对美的理解都在东家平台上。东家卖三样东西,第一类是道具,就是你在APP上看到卖的东西——没有东家,你可以活得很好,但有了东家,可以生活得更有品质;第二类是场景,比如有了茶壶之后,你就会配两个杯子,会配茶洗、茶则、茶碗、茶针、茶刀全套。因为场景是对人的反向约束,比如在喝茶的场景里,你就要穿不同的衣服,生活方式就会发生变化;第三样是生活哲学,举个例子,我们和延参大师一起抄心经,几千几万遍地抄写心经,就是为了让自己专注一件事。”

 

当然这一腔热血在过程中也被泼过冷水。“我们曾一度膨胀,然后就想发展线下。在杭州本部别人给了我们一个1200平方米大的商场,免租免装修费用。这么大一块肥肉我们最后放掉了。因为线下空间的经营需要增加至少30个人力,而人力成本的开销是一个初创企业没有办法承担的。当时团队还不到70个人。”但是赵普相信在一个具体的商业操作中,走弯路是正常的。会有避免走弯路的方法吗?“纸上谈兵。先推演,互联网企业有个特点,你要先做,才有概念,概念不是凭空来的。”

 

他们也在探索新的玩法:“我们有押窑,设计好的瓷器,进入到烧制环节之前先付钱。摄像机对着炉口直播,那些泥胎、反骨在熊熊烈火中转化为瓷器的精灵,你要伴随它的始终,最后出来的可能是废品,也有可能是精品,这个过程是非常美好的。所以真正有品位的人,不光消费物质,还可以消费精神、消费时间。”

 

有趣的是,赵普说自己并不是东家APP的典型用户。“东家的消费者会选择穿个棉袍啊什么的,我现在还做不到。”他给自己的定位是服务者,是服务有品位需求的人。只要不是正式场合,他在哪都会穿一套运动服,“因为我这个年纪需要的是快捷方便。”

 

“那这样的品质生活,有具体的用户画像吗?”

 

“没有,电商平台成立才一年多,目前的数据不足以画像,用户画像应该是目标而不是结果,如果你假定一个群体,为他们去服务,这事准失败准完蛋,因为我们是电商。今年年底,我们一定会画。”让他兴奋的还有,东家的月交易额从2016年的3月份的100万到年底12月份增长为2500万。目前还在呈现增长的势头。

 

“这算是爆发吗?”我问。“还没有爆发。今年我们会让你惊讶的。”“那您预期的爆发时间和数量是?”他迟疑了一会儿:“明后年吧......”“数据呢?”“这个数据很难预估,但一定很可怕。”

 

采访那段时间赵普还在忙着北京国子监新办公室的建造,这个办公室叫做“东家会客厅”,是一个小量的活动展陈空间。

 

“我们的空间交给匠人来布置,匠人众筹来解决,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四季的主题陈设会换。匠人的思维会和我们不一样,这是很性感的。”说着说着赵普有些激动:“这件事根本看不到头啊,没天花板、真的没有天花板,我这不是和你瞎吹嘘,生活方式和生活哲学哪有天花板,而且我们又有海量的物质基础做支撑,多可怕。我们现在做着做着都觉得可怕。”

 

目前东家会客厅已经成功举办三次匠人交流活动,而不安分的赵普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腾,正式转身为投资人,开启文创投资,还在积极筹备中国匠人大会。

 

每一个创业的人都是值得被祝福的,而这样一位中年创业者更是。让传承成为潮流这件事很难,虽然我在听他谈话的过程中会觉得带着些许煽动。但是梦想和煽动最初是一样的,只说不练就是煽动,边说边干就是在圆梦。更何况赵普做的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情。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的创业,是完成一个挑战的同时完成一个使命。这个使命是对于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关系的改造,我是参与其间的,这是最重要的。”

 

对话

 

Q: 这一年多最满意的事情?

A:这一年我最满意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虚度,没有虚度是很难的。很多人往往回首过去,就会说怎么又长了一岁。或者觉得惋惜,或者觉得心里有点不舍,我没有。这一年密度大,到处对接,一直思考,我一年过成了三年。

 

Q: 用一个词形容一下你过去的一年吧?

A:(沉默许久)选择嘛。选择最重要,选择加入东家,选择公开身份露出,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选择包含了我的判断,我的人生态度。2016 年对我最重要的就是选择。比如,要用一个词形容2015 年,那就是决断。决断是个结果,选择是个过程。

 

Q: 说说你未来的展望?

A: 没有展望,因为都在布局当中,都在做当中,脚踏实地就是最好的展望。互联网企业也有个特点,只看眼前几步,更大的战略观是需要的。但是眼下做最重要。如果你非要我给自己定个小目标的话,那么月销售一个亿。

我的创业,是完成一个挑战同时完成一个使命。这个使命是对于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关系的改造,我是参与其间的,这是最重要的。

 

Q: 实用主义者、理想主义者、目标导向者,你觉得你是哪一个?

A: 完美结合,没有办法选,我这样的一个中年大叔能用一个标签代表的了吗?问这个问题是你给自己下了个套。

 

Q: 创业领域有自己的偶像吗?如果能在一起对话,想聊些什么?

A: 有啊,我很崇拜褚时健,如果自己有时间能和褚时健坐一会,什么话都不用说,什么问题也不用问,看看他就好了。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不是所有的答案都要用嘴说出来,他的经历已经给了你答案,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悟得到。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