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这个胡八一有点儿不一样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3 得票数)
靳东这个胡八一有点儿不一样

从去年到今年,探险题材在影视作品中的热度就没降下去过。电视剧、电影、网剧轮番上阵,真可以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和不少网剧因制作粗糙而饱受诟病不同,《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甫一播出就在豆瓣上收获了8.6 分的高评分。剧中的情节、台词、服饰等对原著的高度还原令观众津津乐道,而一脸正气的靳东如何诠释个性果敢血性、沉着冷静、随性幽默的胡八一,则成了这部剧的最大看点之一。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拍摄全过程中,靳东的戏份从剧本的第一页排到了最后一页,现场工作人员逗趣叫他“靳一场”,因为场场不落。他每天“上午斗志昂扬地去现场,到了下午累得一步都不想动,但是必须仍要继续。”拍摄期间,靳东受了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伤,腿被同伴的冰鞋抓地钉子踩中,不得不入院手术,至今疤痕还未褪去。戏里,胡八一一伙人“玩命”探险;戏外,靳东也为这部剧“玩了命”。

前有赵又廷、陈坤等人的版本,靳东版胡八一早在播出之前,就被列入了比较的阵营。不过,他本人对这一点并不讳言:“在拍这个戏之前,两个电影我都没看过,压力倒是没有。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到最‘真实’,最终结果怎样,还得交给观众来检验。”

不少观众都对《伪装者》中沉稳的大哥“明楼”印象颇深,但演员在诠释剧中角色演绎他人人生的时候就变得一人千面,这一回,靳东不再是剧中坐在办公室运筹帷幄的卧底,而是当上“探险三人组”的绝对领袖,勇闯“精绝古城”。靳东说,经历复杂、敢想敢闯的胡八一让他颇有感触,“演起来很过瘾”。

一个真实可信的胡八一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军人的脸被炮灰涂抹得辨不清相貌,他忽然一把扑倒身边被瞄准的战友,大喊:“不要命了你!”

这是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第一幕。胡八一在观众面前的初次亮相,是一个枪林弹雨中的战士。战场上的经历,是胡八一的“前世”而非“今生”,本可以几句台词带过,却被颇费周折地拍摄出来。这或许就是靳东所说的,“把一切都建立在真实可信的基础上”。于是,一个下乡做过知青、在昆仑山当过工程兵、经历过战友牺牲,甚至内心隐藏战地创伤后遗症的胡八一,变得有血有肉,真实可感。

人物的行为基础有两个来源,一是其过往经历,二就是时代背景。剧中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代表性实物,是王胖子倒卖的一箱箱盒带,是随处可见的红色标语,也是靳东口中“生活相对贫穷,相对简单,相对清贫,但是思想确实饱满而积极却时时刻刻充满朝气、令人温暖”的年代,那是他和胡八一有所交集的记忆。

对靳东而言,吃透一个人物不只是做到表象的“形似”,更要把握好人物的情感与价值观。“胡八一曾经是一个军人,他宁愿自己去冲锋陷阵,也不会让他的战友冲上去。这里面有保家卫国的使命感,也有他跟战友之间的情感,以及对战友家人的责任感。”甚至在“探险”这个决定上,靳东也为胡八一找到了一条清晰的行事逻辑,“他依附在一个考古队,要运用

自己的这些本领探找目标。他给自己的心理安慰是他实际上是一个优秀的军人,是在发掘、保护古迹。

更何况,只论皮相,靳东版的胡八一也足可以担得起“还原”二字。剧中,胡八一留着八十年代流行的半长卷发。这是靳东特地要求的,参照是他很喜欢的歌手崔健。像这样为角色改变形象,对靳东来说并不新鲜。之前拍摄《伪装者》时,他就曾增重二十斤。“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不知不觉就会为此而付出,去努力。今天的你是过去所有的总和,那么你今天所有做的一切,也注定将成为未来的命运。我觉得这也是作为演员比较幸福的一个事。”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中,靳东再次和孔笙、侯鸿亮合作,多次合作积累的默契使他们“彼此了解都很透彻,省去了很多繁琐、没必要的沟通”。靳东一向奉行现实主义的表演方式,剧组也在把一切6“做到实处”上下足了工夫,为了还原书中所描写的怪物“红犼”,甚至特意请身高2 米30 的篮球运动员孙明明扮演。

尽管做了尽可能充足的准备,真正开拍后,靳东仍觉得他们“把这个事情相对而言想简单了”。漫天风沙、接二连三的受伤,对靳东而言都成了家常便饭。令靳东印象深刻的是,不同于胖胖的北京骆驼,新疆的骆驼尖背、脱毛,“骑上一趟,大腿内侧就全都磨红了,都能可以看到那个小红点。”在沙漠里疲惫到极点时,所有人都躺在太阳底下,又累、又渴、又困,靳东会和孔笙导演一起吼几句崔健的歌,“更多的就是靠你自己内心的支撑”。这样艰难的拍摄过程在靳东十几年的演艺生涯里也算得上罕见,但他全都坦然接受。“既然已经想清楚了,很慎重地做了这样一个决定,要去拍这样一部戏,就已经想好了要面对的这些艰苦的环境、条件。”

在剧中,胡八一是团队的绝对领袖;在片场,靳东也总是下意识地照顾着同组的其他人。这种“大哥范儿”或许也是靳东和胡八一的一种共性。饰演王胖子的赵达评价他“确实是个操心的命”,靳东的台词量非常大,但如果配戏演员的台词断了,他总能立刻接上。在靳东看来,这是演员应该做的,因为“准备戏的时候不能只准备自己的戏,戏不是一个人演出来的。”

《鬼吹灯》拍摄杀青时,赵达和陈乔恩激动得眼泪直流,靳东把两人搂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笑着自嘲是“顽固不化的老同志”。这并非淡漠冷情,而是岁月馈赠的豁达、通透,也是靳东不疾不迟的性格使然。

就像靳东不久前为自己“四岁”生日写下的那句话,“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这样一个有智慧、有识、有义、有情的胡八一,足以令人信服,而“相信”也正是表演的意义所在。

 

“胡八一是个得靠集体来营造的人物形象”

Q:胡八一的很多经历都有特定的年代烙印,当知青、参军、打过仗等等,这种角色的年代感怎么去把握?

A:这个需要大家一起来营造,包括我们的服装、发型,整个的舞美、置景,也包括所有选的景。从我个人来讲,我更多能呈现的就是人物的特质。不同时期的人都会有属于每个不同时期的比较鲜明的特质。我到今天回过头来看,都觉得80 年代是一个特别让人温暖的时期。所以我们在剧本讨论的时候,包括台词设置,都力所能及地做到了能符合那个时期、那个时代的人应该讲的话语方式,包括他的语境、行为准则。我觉得这是一个得靠大家集体来营造的人物形象。

Q:你会为此设计一些细节吗?

A:当然,但是这个很难具体去说。比如说一个军人他应该是什么样子,毕竟有一个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他是一个军人,宁愿让自己冲锋陷阵,也不愿意让他的战友去。他的这一个行为本身代表了什么?一定不仅仅是单一的英雄情结和英雄形象,更多的是保家卫国的使命感使然,也有他与他战友之间的情感使然。

Q:《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用精致的特效表现出了原著中很多的神奇生物,你是怎样看待这种呈现方式的?

A:首先这个故事是建立在原著基础上,发生了一些可能日常生活当中不太会碰到的事情。但从导演到演员,我们在拍摄过程中都坚定不移地选择把一切都建立在真实可信的基础上,也就是说我一直是一个比较纯粹的现实主义手法的演员。这个戏中我们也没有简单或者说比较糊弄地去交代这些人物关系和事情,像蝾螈对我个人来讲只是在书中阅读过的一种两栖纲有尾目动物,别称为四角鱼,这在当下现实中都很少有人见的动物,严格讲也是经得起推敲的,起码从理论上行得通。我们把它做出来成为一个实物,去把它具体化,而不一味地虚化。这些处理方式,都是我们把这个戏做得更扎实的一个根本所在。

Q:《鬼吹灯》的后期特效比较多,这种拍摄方式对你来说是个挑战吗?

A:我们是第一次采用顶棚都是绿布的拍摄方式去拍。可能我们在私下侃侃而谈的时候,可以发表观点,甚至有很多方法论,但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往往要比去想难很多。我们商讨最多的还是要统一,因为根据每个人物要有不同的收缩,但是又不能有很大的不同,这是一个极需要配合的全新体验。期待大家能看完我们这部剧之后,能够给我们一个真实的反馈。

 

“还是把这件事想简单了”

Q:《鬼吹灯》的拍摄周期是比较长的,转战了很多地方,而且有很多场景是在冰川、沙漠拍摄,有什么调节方式吗?

A:实际上更多的就是靠你自己内心的支撑。这个就像戏剧表演当中的三要素是一样的。我们总是在舞台上会问,作为演员,你的表演三要素是做什么、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很慎重地做了这样一个决定,要去拍这样一部戏,就已经想好了要面对的这些艰苦的环境。在拍摄过程当中,我跟侯鸿亮和孔导三个人坐下来沟通过多次。这个困难包括比如说拍摄周期、演员的体能体力,包括摄制组要不停地转场等等这些因素。很庆幸的是,腾讯方面给予我们时间上的支持,以及在拍摄空间和条件上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是两方合作最终能走到今天的根本原因所在。

Q:孔笙导演和侯鸿亮制片人都是你非常熟悉的制作团队,这种彼此熟悉是不是也会在拍摄中带来一些默契?

A:我们已经不仅仅是熟悉,更准确地讲,我们应该是相互了解,对对方有更透彻的了解。不管是从生活当中,对待戏的态度和能力方面,在拍摄手法上,大家沟通起来很舒畅。

Q:和陈乔恩是第一次合作,胡八一和Shirley 杨戏里戏外的革命友情培养得怎么样?

A:乔恩挺好的,最初在导演、制片人我们一起来商量选定这个人物的时候,也是觉得,她毕竟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女孩子,那么在真实的过往当中,五六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时候,去到美国的基本上都是香港和台湾的人居多,所以她这个人物也算是蛮合适的。我觉得我们一直以来是以适合为第一前提,所以整个合作下来挺好的。

Q:在舞台上贡献过很多优秀的表演,会有回归话剧舞台的计划吗?

A:当然,我觉得不能用“回归”这个词,我一直在舞台上,从来不曾离开过。一定会的,我即便什么都不做了,依然会在舞台上继续演下去。在话剧和戏剧这个领域,我想有更多和更大的一个想法的实现。

 

 

导演孔笙:我们希望胡八一不要太痞了

Q:最开始说服你接《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是靳东?

A:他至少有一半的说服力。因为他先和腾讯这边签的,后来就动员腾讯来说服侯鸿亮,侯鸿亮就问我,正好这个时间空出来了,就做这样一部剧。我有几个私心:一个是靳东是好朋友,说到这个事情;二是我觉得可以尝试做一个美剧的方式,投资又有一定的水准。所以就拍吧。

Q:你一向是比较喜欢拍那种现实主义的,有确凿的朝代的这种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其实还是有很多那种悬疑探险的因素在里面的,当时是怎么样接受了它?

A:题材没接触过,总是有一点挑战性,我是比较喜欢我没干过的事情。再一个像这一类探险类的片子,一个是确实咱们自己拍的不多,好的也不多。我自己也是这样看,年轻的时候看斯皮尔伯格的《印地安纳琼斯》(又译《夺宝奇兵》),看得还挺热闹的,爱看这些东西。觉得这类片子可以拍好,而且适合摄影出来的导演干,他用这种镜头来渲染气氛,是挺有趣的一件事,可能也

是基于这些原因,就想尝试这种类型的东西。

Q:有评价说你拍了现实主义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听到这个评价,是什么看法?

A:当时我很担心。底下那些小孩都看过原著,我为什么拉他们来帮我一块来做这个事情,因为他们看书看得比较多,也是比较喜欢有情感的。我是接过这部剧以后,看了觉得也很好看。比我想象好的原因是它挺接地气的,包括它的语言、年代、背景,这一下子找到了一个我喜欢的支点。我觉得可以把它做成这样。我就老老实实做实在一点的东西,这可能也是符合年代的东西,我觉得这样可能更有意思。

Q :是不是因为较真了,每个细节都要抠的,复原得很好?

A:后来找到一个现实的点,就是真实感。真实感做大的煽动。还有一个接这个戏的原因,我们也想让正午阳光这个团队,多接触一下电脑制作的拍摄方式。这个对团队很重要,这种拍摄方法越来越多,包括将来接的戏,需要用一个东西来让这个团队更了解拍摄的一种方式,包括设备的更新。要想进步,还得把这些东西都了解。还有就是特效团队制作,我们第一次整个棚里全部是绿布、蓝布,四个棚全部都是这样的方法。

我们后来在剪辑的时候发现还是有一些问题,这些东西你不接触就不会知道的,这都是一些经验。刚才还问了有什么遗憾,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抠得再细一点,可能还会好一些。

Q:靳东发了一条微博,说这是一个集数最短,但是制作周期最长的一个剧,也拍了很长的时间,你也说有一些遗憾,想把它做到尽量完美,你觉得需要多长的时间?

A:也不算特别长,确实这个场景复杂,制作难度也大,要想做得更好一点,前期再给我个月,后期再给我两三个月,我估计能比现在细致一些,这个东西无止境的,永远没有头的,只是做得更细,遗憾更少一点。这都能理解,我们拍了这么多年,都很理解这个事情,哪个戏没有遗憾呢,都会有压力的。

Q:靳东本身的气质是比较一身正气的,有一点老干部的感觉,跟原著里面带一点点的痞气,不按常理出牌的胡八一,是有一点差距的,这一点当时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A:你们在《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后面也会看到,痞气也有,调皮捣蛋的时候也有,耍飙的时候也有,但是总的来讲还是一个大方向上的胡八一,我们希望胡八一不要太痞了。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